第二章 大领导的痛 8、大领导的痛

陈一夫Ctrl+D 收藏本站

  被郑革新偷了家的国商银行总行的吴副行长身在光照市,自然还不知道自家已经被窃了。

  他是一个灰白头发的瘦高老头子,名叫吴渡,本是光照市人,六十年代大学专科毕业后,先分配到中央银行总行工作,官至副司长,四十五岁的时候,调任国商银行总行任副行长。此次,他是应光照市钱副市长之邀,携全家来家乡考察天堂公园墓地项目的。

  钱副市长和吴副行长本是党校的同班同学,也是最亲密的好友。钱副市长请吴副行长来,目的很明确,一来希望国商银行能够在信贷制裁期间法外开恩,给这块墓地贷款二千万元,二来希望吴副行长的亲侄子吴宇的一江公司与钱家公子钱亮亮的光照市古亚公司联合、参股,进行墓地的开发和经营。

  吴副行长心里有数,虽然作死人的生意听起来不好听,感觉也不怎么吉利,但这却是一个挖土成金的行当。一块一平方米的墓地,连地皮再石料钱加起来不到一千元,在北京却可以卖到一万一,在光照市也可以卖到八千块!

  吴副行长还知道,这种墓地生意是属于被管制行业,没有政府民政部门的批准是不准许经营的,而且一个城市的墓地批不了几块。谁拥有了开发经营权,谁就等于有了摇钱树!

  当然,吴副行长心里也明白,钱副市长之所以通过吴宇让利于己,当然是希望国商银行能够在这个信贷制裁的非常时期,投入二千万的资金,让吴宇和钱亮亮能够空手套肥狼!同时,钱副市长在光照市水泥集团贷款核销的问题上,还希望自己能够毅然拿起老枪,见了就毙,毫不留情!因为,吴副行长知道,搞什么让银行咬牙切齿的“百千万工程”,大范围核销呆帐、逃废银行债务,主要是市委向明书记的主意,这种破坏地区金融环境的政府行为,这种典型的地方保护主义的作法,是主管财政与金融这摊子业务的钱副市长从心里和行动上都反对,但又只能偷偷反对的。他多次听钱副市长对自己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也要分步进行!怎么可能一口就吃成个胖子!?向明同志这种片面追求高速度发展的作法,非酿成大祸不可!!”

  吴副行长玩笑道:“他出了问题,不是正好给你老兄腾出个一把手的位子嘛!”

  钱副市长苦笑着摇头:“政府和银行不同!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呦!”

  当然,吴副行长也明白,钱副市长在反对核销水泥集团呆帐的问题上,除了政策上的不同意见之外,还有一个小九九!就是不希望水泥集团的核销影响水泥股份的融资形象和上市进程,因为,钱亮亮的海藻石厂已经整体并入水泥股份,就等待着水泥股份上市后,通过资本运营,赚他几千万了!钱副市长当然不希望水泥集团贷款核销之举成为投鼠击器的行为。

  吴副行长是信贷专家,对钱副市长也不吝指点:“二千万贷款好放,虽然有了信贷制裁令,但是,我和郑革新打个招呼,特事特办就行了。这个郑革新是最听领导话的,我指东,他明明知道是错的,也不会往西去!可你钱副市长得给我准备载体呀!我不可能直接放给墓地,更不可能放给吴宇或钱亮亮,那在郑革新眼里,我不就成以权谋私、发放关系贷款的领导了嘛!”

  钱副市长五十开外的年纪,中等个子,身材肥胖适中,戴着一副黑边的金丝眼镜,皮肤很白,留着寸头,他头发的颜色却已经全部是雪白的了。他的眼睛很大,跟娜娜的一模一样。他那气宇宣昂的作派,完全是一副长者的风范。他也懂金融:“老吴,就按照你的意见办,先放给水泥股份,这是优质企业,还有什么以权谋私之嫌?资金再转过来,如何?”

  吴副行长一顿:“由水泥股份把资金再转给墓地,好是好,可就是那水泥集团在核销,水泥股份却在贷款,一块肉上两张皮,不好看呐!”

  钱副市长笑了:“我市里不批水泥集团破产,那一百户破产企业的名单里永远没有它,他们怎么到你那里核销!现在,我们党的政策是只有破产企业才能够核销贷款呐!”而后,沉吟片刻,“而且,水泥厂的老底,你老吴清楚,根本就是个假集体实私营的企业!能核销吗?如果真的核销了,不是对国家财产不负责任吗?”

  吴副行长听钱副市长揣着一颗私心,却这样义正词严、愤世忌俗,便会心地笑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