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高贵之贼 3、白手起家农家女

陈一夫Ctrl+D 收藏本站

  中国的南方,有一条中国最长的河流,叫长江。长江上有一条中途汇入的河,叫大宁河。沿着大宁河的清流,顺流而上的时候,也不知再要穿过多少个峡,也不知再要变换多少条支流,终于,会来到大巴山的腹地,来到桃花江畔。而光照市便是建在桃花江冲击平原之上的地级市,其下辖四县三区,人口七百万。

  郑革新参加完了被他贬斥为两个“老丫头的”(李行长、向书记)参加的山珍晚宴,第二天,便带着几许欣喜、几许忐忑飞回了光照市。

  机场上,分行前来迎接的胡主任,很是热情地向他道了辛苦,同时,用一双干瘦的小手来接郑革新的行李包。胡主任不是什么美女,而是一位五十多岁的女同志。

  郑革新不好意思了,一边推脱,一边报喜:“总行已经批准我们光照市分行重新办理呆帐核销的业务了!”

  胡主任见郑革新坚持自己提行李,只好收手:“原来水泥厂的材料,现在又该用上了?!”

  郑革新顺口回答:“我还需要和水泥集团的薛总跑一下企业破产审批,我们分行这次一定要甩掉这个包袱!”

  胡主任立刻分析出了甩掉包袱的意义:“水泥厂的七千五百万呆帐如果核销了,我们分行的资产质量指标就可以提高一个百分点!在总行的资产质量排名就可以提前两位!!”

  郑革新随胡主任一起,乘着分行给他配备的黑色奥迪车,从险峻的机场路进入了市区。他远远望去,在桃花江畔宽阔的柏油路上,有一条由几十辆清一色的高级轿车组成的长龙,正在招摇地行进着。领头的车是一辆白色的加长卡迪拉克轿车,车前的挡风玻璃上,环绕着大红色的纱带;车头那气派的车标上,固定着一对正在亲吻的小卡通布人。

  胡主任建议道:“听说今天水泥股份的路总要结婚,咱们别走光明桥了,还是改道吧!”

  郑革新诧异道:“路总和那个吴主任才结婚?”

  胡主任回头看一眼郑革新,笑了笑:“现在,不是都实行先过日子后办手续嘛!叫什么试婚!要放在从前呐,听着都恶心!时代变了,跟我们那个年代不一样了!”

  郑革新听胡主任如是说,心里一沉,望一眼远方拥堵的车流,对司机说:“得,咱们别凑热闹,改道回行!!”

  此时,在卡迪拉克轿车里坐着的一对新人,正是原光照市水泥厂老板、现任水泥股份的董事长路定国,他身边靓如水仙花一般的女子便是水泥股份的办公室兼财务部主任、他的新婚妻子吴侬。

  一对新婚夫妻坐在宽敞的车里,除了甜蜜,也是非常得意的。因为现在,在他们的人生中,除了结婚这件大事之外,还有一件事业上的伟业也大获成功!

  原来负债七千五百万的水泥厂,为了在向明书记的“百千万工程”中,获取政策上的好处,经过实行企业分立,一分为二,成了水泥股份和水泥集团两个企业。从此以后,新企业水泥股份便没有一分钱的债务了!尤其值得高兴的是,路定国不但把债务、解决下岗职工问题的麻烦全部甩给了前老婆,而且,连前老婆也一起给借机甩掉了!!那吴侬不但根据向明书记的“百千万工程”,设计并实施了水泥厂的分立,施展了自己的才华,而且今天还和路定国结成了合法的夫妻!人、财两得,能不快哉?!

  结婚的车队风风光光地行进到横跨桃花江的大桥时,忽然,一辆红色的宝马小跑车,幽灵一般从后面超了上来,蹿到了卡迪拉克的前面,突然来了一个急刹车,在桥的中央,停下不走了!卡迪拉克只得“吱”地一声刹住了车,后面的车队也纷纷“吱”、“吱”地狠踩刹车,但由于事情来得突然,还是有两辆车刹车不及,“咣”地一声,追了尾!

  车里的一对新人没有防备,立刻找不到了尊贵派头,随着车的惯性前冲,双双撞到了前排的座椅背上。路定国撞破了嘴唇,血丝立刻顺着嘴角沁了出来;吴侬头上的红花,被撞掉了,一脸的狼狈相!

  路定国这些年来,那里受过这等委屈!他正要对司机发火,却见自己的司机动作更快,早已经狗仗人势地冲将下去,那愤怒的架势,不把肇事司机吃了就不可能完!

  此时,红色的宝马小跑车门开了,不慌不忙、慢条斯理地下来的,却是一个女人。

  她很苗条,脸清瘦,尖鼻、杏眼,烫着弯弯曲曲的长发,皮肤很白但有些发黄,桩化得很重,穿一件很前卫的黑色紧身长衫,下面居然穿的是牛仔裤,虽然不是磨边去色的韩式,按她三十多岁的年纪,如此打扮,还是显得异常前卫和妖艳。

  她有意把头仰得高高的,根本就没有看扑将上来的司机一眼,眼睛只对着车里的一对新人瞥了一下,便雌牙狞笑起来。

  见了杏眼女人,杀将过来的司机立刻像扎了口子的轮胎,瘪了下来:“薛总,原来是您!……”

  车里的吴侬狠狠地说:“我就知道她不会善罢甘休!”

  路定国擦着嘴角上的血丝,骂道:“这个老妖婆!非要闹腾一下才舒服!”

  一对新人虽然骂,可谁也没有跳下车去,与那杏眼女人或骂个狗血喷头,或争个你死我活。那杏眼女人见状,自知自己理不亏,也不上来,索性歪倚着车门,点燃一只摩尔坤烟,深吸几口,在江畔的微风中,吐起烟圈来了。

  车队这一停,红色宝马车在桥上这一横,立刻,大桥上便塞满了车,喇叭声“嘟嘟”不住鸣,嘈杂的叫骂声也连成了片。

  杏眼女人定力极好,对鼎沸的人声,充耳不闻,依然若无其事地吸烟,一对新人不知是自认乌龟,还是继续保持涵养,依然没有下车。两辆较劲儿的车一时陷入了僵局。

  这时,从长卡(卡迪拉克)后面的奔驰560上,下来一个白脸、大眼的小伙子,走上来,对杏眼女人客气地劝慰道:“薛总,您这是何必呢!”

  杏眼女人吐口烟圈,开了腔:“钱总,这事与你没有关系!”

  路定国见状,只得推门出车,讪笑着:“薛美,有话好好说,何必在大庭广众之下闹腾!”

  杏眼女人薛美见了路定国,立刻阴阳怪气地恶声道:“你和小婊子串起来骗我!我现在是要告诉你,我薛美是农民出身,没有什么可怕的!也不是好欺负的!”

  路定国在大众的睽睽之下,居然不像个坐长卡的大老板了,低声下气道:“有事可以再商量!可以再商量!”

  吴侬也从车里钻出来,羞怒起来,准备跳将起来大叫:“没有什么好商量的!这全都是你自愿的!”钱总早已瞥见了吴侬的神态,赶紧上来,拦住了她,顺着路定国的话敷衍道:“对对,一来我们可以再商量,二来,你们不是夫妻,还是朋友嘛!”

  薛美冷笑几声:“朋友?我和他们作朋友?!”见桥上的车越来越多,就要引起群众的公愤了,薛美怕矛盾转移,只得见好就收,气哼哼地钻进自己的小车,关上车门,再放下车窗的玻璃,对路、吴叫道:“今天看在钱总面子上,到此为止!就算跟你们这对狗男女斗了一次勇!狗日的!”

  吴侬见薛美就要如此张狂地走了,心中的窝囊气无法再忍受下去,挣脱钱总,便要冲过去与薛美理论,路定国急忙抱住她,小声说:“别跟没有文化的人一般见识!”

  车里的薛美没有听到路定国的侮辱之言,见已经搅了路、薛的好局,心中顿感快意,慢慢地启动了车,穿过围观的人群,而后,轰了一脚油,把个大红色的小跑车,飞也似地开走了。

  今天,薛美亲眼看到了路定国结婚的车队才确信,原来水泥厂为了在向明书记的“百千万工程”中捞好处,对水泥厂进行资产重组的过程中,她的勇挑重担,留守水泥集团;她的大义凛然,承担全部银行债务,却中了小妖精吴侬和老家伙路定国的奸计:企业分立一完成,那路定国竟然变与自己的假离婚为真离婚了!那路定国竟然和小妖精吴侬堂而皇之地登记结婚了!那路定国还要风光一下,竟动用数十辆轿车招摇过市,还要在桃花楼宾馆举办盛大的婚礼了!!

  现在看来,她薛美整个是赔了老公又舍财!虽然现在,在水泥集团的帐外,她手上的现金还有一千万,但是,企业的债务却有六千万、下岗的准备闹事的职工数百人!那一对奸人没有任何债务,没有任何冗员包袱,资产却有一亿多!她能够忍下只口气,此次只给了这一对奸人这么一点点难堪,实属忍得不易!

  在八十年代,光照市桃花江畔最妖艳的美女就曾经是现在已经是半老徐娘的她。当时,她苗条、娇小、艳丽而白嫩,不会吸烟,也不会骂脏话:“狗日的”!美女长成了,就嫁给了一个壮汉,叫路定国。当时,她和路定国都是桃化江畔最普通的农民,在本市当过几年建筑小工,在外省水泥厂当过几年搅拌工,但是,他们却悟到了在中国大搞基本建设的时代,生产水泥无异于点石成金的道理。

  正好她和路定国的责任田就在山脚下、马路边;为了发家致富,他们便毁了农田,租了搅拌设备,没有车间、没有资金,就开始生产水泥了。他们注册了一家自己的水泥厂,厂子就挂靠在一个市属部门,号称集体所有制企业,当时的注册资金只有十六万元。

  中国的八十年代,万元户就是富人,在光照市拥有十六万的路、薛,在当时,也算得上是个资本家了。

  八十年代末和整个九十年代的光照市,正是红红火火铺路、大干快上建桥的时代,水泥厂的水泥从来就没有积压的时候,简直是一边运进去的是石、沙,一边拉出来的就是人民币!

  回到家的薛美,嘴里衔着一支细细的摩尔坤烟,不时吐出一个烟圈,正沉醉在自己辉煌历史里面的时候,门外却有人在用钥匙开门了!自打她与路定国为了逃废银行债务,离了婚,无儿无女的她从形式上便一直是独身一人。有她这栋小别墅房门钥匙的人,只有郑革新!

  郑革新进了门,不顾自己北京之旅的艰辛,先把自己剥得一丝不挂,露着一身的黑毛,狗熊一样地扑将上来,猴急地亲了薛美依然小巧、迷人的嘴。

  薛美挣脱了:“我烦着呢!在北京这么多天跟你老婆还没有干够吗!”

  郑革新继续寻找着那张小嘴:“你烦什么?”

  薛美沉吟了片刻,还是说了实话:“老东西和小婊子正式结婚了!狗日的!”

  郑革新作轻松状:“我看见了!爹死娘嫁人的事!你何必想不开?”

  薛美温怒了:“我让那小婊子骗了!”

  郑革新倒良心发现了:“我看受骗的只有国商银行和我郑革新!”想当年,原来的水泥厂起家的时候,他郑革新是亲自跑总行为路、薛争取到了水泥立窑技术改造项目的科技开发贷款,而后,什么流动资金贷款、技术改造贷款和基本建设贷款又都源源不断地从他郑革新的手上批给了水泥厂。就这样,一个红帽子私营企业,在他郑革新领导的国商银行光照市分行的大力支持下,到本世纪末才发展成为拥有上两亿资产的大型企业集团的!

  薛美诧异了:“你这是什么意思?”

  “你水泥集团的钱,路定国水泥股份的钱,说到底还不都是国商银行扔到水泥厂的钱!!”郑革新宽慰着女人,“你也是一千多万在手,还抱怨什么?”

  “可那一对狗男女甩给我一个烂摊子!留下几百个能把我吃掉的下岗工人!他们却轻轻松松的拿着一个多亿呀!”

  郑革新冷笑一下:“你的钱已经真正是你的了,没有谁再惦记着!下岗工人都是临时工,没有什么这险那险的麻烦事,开了也就开了,他们能够把你怎么样?股份公司的钱虽多,那还不是路定国在帮助别人理的财!!”

  薛美不说话了,暗自盘算了一会儿,脸上终于出现了笑模样:“你这么一说,我的心里倒突然豁亮了!股份公司也舒服不了!真的有数不清的手在等着从股份公司往外捞钱呢!”

  “我这次去趟北京,收获不小!李行长让了步,水泥厂的那些贷款,这回就可以合法核销了!”郑革新见女人高兴了,便赶紧补充:“如果今后有手向你伸过来,那也都是帮助你擦屁股的啦!”

  “什么屁股屁股的!又说脏话了!”薛美给男人抛了个媚眼,“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真的想我了?说说,你是怎么对付你老婆的?”

  “办完事情就回来了,根本没有回家看老婆子!”

  “东西拿来了?”薛美已经从电话里知道郑革新在吴副行长家顺利得手的消息。

  “当然拿来了!”

  “我看看!”

  “不行!”郑革新用有力的臂膀把依然苗条的薛美抱起来,薛美依然白嫩的双腿叉着,骑在郑革新的肥腰之间。他们从客厅直去卧室。

  才要尽兴的当口,突然,卧室的门却“哗啦哗啦”地响起来,一定是有个活东西在外面!

  郑革新立刻停止了运动,鼓起了肉眼泡里面的大眼珠子,细细地测听着门外的动静。

  薛美笑了:“怕什么?是我的‘如意’来了!”如意是一只薛美养了一年多的斗牛犬。

  郑革新列开大嘴也笑了:“它嫉妒我了!刚才怎么没有看到这个小东西?”

  “我让工人在院子里搭了一个犬舍,它自己住了,省得它每时每刻都烦我!”

  “行,我一会儿看如意去!”

  说罢,郑革新重新努力向前,薛美再度回以轻叫。两人可着大床,尽情地风情万种、感情激越了一番。

  薛美轻喘香气,娇嗔道:“我不被你折腾死,你就不算完!”而后,拍一下郑革新的厚肩膀:“东西呢?我要审查!”

  郑革新拿出了存折和小笔记本:“毁了吧!如果为此露出水泥厂私营企业的马脚,核销就彻底泡汤了!”

  薛美没有回答郑革新,对着灯光看着存折:“如果不是自己知情,还真看不出是改过的!”

  郑革新有几分不耐烦:“我说你毁了这些东西!我们不就踏实了?!”

  薛美却把存折和小笔记本藏到床底下:“我们怕,老东西也怕。万一以后哪天我没有钱了,好敲他一笔!到时候,这可就是钱呐!”

  郑革新提醒道:“可别让如意溜到床底下,偷走玩去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