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高贵之贼 2、“百千万工程”

陈一夫Ctrl+D 收藏本站

  北京市的交通在召开全国人大代表会议期间,是最无法把握行程时间的了,说快快地像飞机飞,说慢慢得像乌龟爬。对此,作为国商银行总行人大代表的李鼎银行长是最有体会的。快地像飞的时候,是要准时散会,准时乘坐人大代表的大巴车,由警车开道,准时离开位于天安门东侧的人民大会堂并抵达会议给代表们安排的宾馆。慢得像爬像爬的时候,就像今天,提前坐自己的奔驰320小车出来,却被堵在了路口,因为路口的交通警察,阻止了全部人、车的通行,原因是等待人大代表的车队通过!

  邀请李行长提前离会的郑革新,感觉出了几分尴尬,把他的大脑袋从副驾驶的位置上探向后排的李行长,带着几分忐忑地小声谄笑:“李行长,把您的代表证给我,我找警察说说,我们先过去!”

  李鼎银行长五十多岁了,有着黑红色的皮肤,四方脸,胖墩墩的,没有眼镜,眼睑下垂,一副威严而慈祥的样子,他可是新中国自己培养的第一代学金融学的大学生!他看一眼车窗外拥堵的车流、人群,叹口气:“算了,警察同意了,群众也不会给我们让路!”说罢,他掐着自己两个感觉疲倦不堪的眼角,无声地揉捏起来。

  前段日子,他因为处理闻名全国的怒潮集团公司骗贷案问题,把自己搞得身心疲惫,有如害了一场大病一般。风波过后,他本想调到中央银行搞搞宏观管理,从此远离变幻莫测、风险不断的金融竞技场,但是,组织上却没有同意他的请求。于是,他只好很不情愿地留任,只得不情愿也得情愿地继续引导着航空母舰一般巨大的国商银行,无奈地统率着由几十万名员工组成的庞大军团,在惊涛骇浪一般竞争激烈的海洋中,继续去拼死搏杀。

  此时,郑革新为交通的不顺畅继续推脱着责任:“光照市的向明书记非要这么做,我们在基层工作的,也不好得罪他,只是……”

  李行长见郑革新一副忐忑不安的样子,便停止了对眼角的按摩,索性改变了话题:“自打总行作出对光照市进行信贷制裁的决定后,他们对你们分行是什么态度?”

  郑革新见李行长转移了话题,一颗忐忑的心终于放回胸腔内让他感觉舒服的位置:“总行一对光照市停止新增贷款和停办核销之后,他们先是对我们来硬的,经常是停水停电的;税务局、审计局接连检查,就连市检查院都来过了!”

  李行长眉毛动了一下:“检察院来干什么?”

  郑革新怕行长大人多心,赶紧诉苦般地解释:“核实群众来信呗!”

  李行长立刻把脸一沉:“有什么问题吗?”

  郑革新不自觉地大了嗓门,坦然作答:“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都上不了检察院管的线!无端找茬呗!!”

  李行长重新揉起了眼角,话锋一转:“那向明同志这次怎么要主动跟我们改善关系了?”

  郑革新带着几许得意,汇报道:“我们是全国最大的银行之一,虽然制裁之后,光照市参股银行借机开发了我们原来的部分信贷市场,但是,他们的规模有限,光照市离开我们还是不行!向明书记当然也明白这个理!”

  李行长沉思起来,郑革新一时找不出对表现自己有利的语言了,也只得任车里的空气仿佛因沉默而不断地凝固,不敢开腔了。

  奔驰320轿车终于在呼啸而过的人大代表的车队之后,通过了路口,再几经展转,来到了东城区景山附近一个用旧王爷府改造的四合院大门前。在这个四合院的门口,已经停了一辆黑色的老奥迪车,挂着光照市的车牌,车号是0001。

  一个穿中国传统便装的年轻侍者,早已经小跑着迎过来,比照着天安门广场国旗班战士的架势,引导着奔驰320轿车进入车位,并帮助他们停好了车。

  郑革新很懂规矩,不等小车停稳,赶紧下车,小跑两步,要给李行长开车门。可还没有等他饶到后车门的时候,司机同志早已经抢先帮李行长把车门拉开了,并用自己戴着白手套的手,挡在车门上方,护着李行长下车,以避免碰了李行长那颗郑革新早就憋着保护而没有得着机会保护的尊贵之头!

  郑革新见表现自己恭敬的机会已经失于司机同志,只好讪笑着,站在司机同志外侧,做勾肩耷背的谦卑状,把个肥大的身躯有意缩小:“李行长,您可小心呐!”

  李行长看了郑革新的这副奴才相,心里舒服,可嘴上依然批评道:“我小心什么?我还没有老成这个样子嘛!”

  这是一个有里外院落的四合院。院落的旧木门楣上,大书:“谭家菜”三个大字,进门先是一个雕龙刻凤的影壁,前院有个大葡萄架,这里只有正房,现在专门用作茶馆了;后院的院子没有里院大,却有正房和东西厢房。

  一般来说,北京的许多老百姓只知道老字号的“全聚德”,也知道新招牌的“皇城老妈”,却不知道北京还有个“谭家菜”。这个“谭家菜”的经营方式甚是古怪,北京土话也可以说——真牛B:人家一天只接待三拨客人,中饭、晚饭是餐饮,晚上是茶点。中饭、晚饭不管你来多少人,非消费一万以上,不接待;晚上的茶点,不消费五千元以上,您就别来!

  虽然“谭家菜”没有黄、赌、毒,但是,它的装潢之古朴,它的有如在王爷家作客一般,多少让人感觉出那么一点尊贵味道的体味,它的对山珍海味之精品再精选的一丝不苟,却依然博得了京城内外上层人士的心。于是,一个商人传了十个官,一个官再传了十个商人,直把这个“谭家菜”的美名传了个不胫而走。在没有美女做广告的前提下,很快就达到了如果不是提前三天预定,就别想吃上这个“谭家菜”的水平!

  郑革新虽然号称见过大世面,但是,如果不是托向明书记的福,离京多年的他也是不知道北京城什么时候又有了这么个“谭家菜”的!

  在大院门口,引导停车的年轻侍者就止步了。一个老侍者接替了他的工作。他穿长袍马褂,头发花白,拿出一副甘认老奴的样子,把李行长一行迎进前院,继续前行。

  随老侍者走进前院之后,李行长悄悄问郑革新:“此次,向明书记有什么要求?不会是像他跟你说的只是坐坐吧?他是关照市的人大代表,我是国商银行的人大代表,碰过面,他在会上,可没有主动跟我说过什么?”

  郑革新本想说:“光照市水泥厂已经一分为二了,五千万元贷款本金、两千五百万元利息,想核销!”但是,他克制住了自己,没有实话实说。他好歹也在金融官场上混了二十几年,当然知道欲擒故纵和说话饶弯子的谈判技巧,于是,他急忙欠一下肥大的身体,敷衍道:“向书记是想跟我们联络一下感情,目的肯定是要我们高抬贵手,解除对光照市的信贷制裁令!”

  李行长又了走几步,再问郑革新:“你的意见呢?”

  郑革新当然希望国商银行总行解除对光照市的信贷制裁令,因为,不许放贷款、不许核销贷款,没有了核心业务、没有了权,他这个大行长不就成了摆设吗?他早已经无法忍受这种不尴不尬的境况了!!但是,他还没有摸准李行长的脉,自知先说不该说之言语的害处,当然不敢瞎说,于是,只有沉默。但是,沉默片刻之后,他又不敢什么都不说,只好支吾着:“……”

  见李行长不满意地看了自己一眼,他只得大着胆子,博了一把:“为了控制信贷风险,制裁光照市有组织、有计划逃废我行债务的行为,新增贷款可以不解禁,这是必要的!但是,这核销贷款的事情,尤其是对国有和集体企业的贷款核销业务一直不予办理,对降低我行不良资产指标不利呀!而且,贷款的损失必然已经发生了,不核销,也不可能收回来了!!!”

  李行长听郑革新如是说,只是点了点头,没有说话。他心里明白,国商银行虽然在国民经济中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但是,必然也是一家金融企业,是企业就要考虑个经营问题。而国家现在对银行有通过从其利润中提取呆帐准备金核销不良贷款的政策,而国商银行多达千亿的不良贷款,不尽快核销,一是不好看,二是也没有办法应付中国入关之后越来越激烈的金融竞争。

  于是,李行长在心里已经默默地接受郑革新给他的建议:重新开放对光照市国有和集体企业的核销业务!同时,他也明确了与光照市向明同志谈判和妥协的底线:鉴于光照市地方保护主义严重,有组织逃废银行债务的行为没有从根本上得以好转,同时鉴于向明同志对国商银行的制裁措施的确已经有了切实的认识,同意恢复办理光照市国有和集体企业贷款的核销业务,但新增贷款依然暂不办理!

  李行长主意已定,倒感觉放松了许多。

  此时,老侍者已经完满地带着他们走到了后院门口,把他们传递给了一个穿大红旗袍的靓丽小姐。靓丽小姐接替了老侍者的引导之职,先是作淑女模样,羞涩地给他们道了“安好”,而后,继续引导他们前行。

  到了青瓦红墙的正房门口,靓丽小姐向屋里一摆手,欠一下优美的身段,甜着嗓子说:“先生请!里面已经有几位先生在等候了!”

  在屋里等待着李行长的向明书记是一个皮肤黑黑的小老头,快六十岁了。他早年留学苏联,学工程机械,而后在光照市生产导弹的军工企业719厂当了多年的车间主任。小平南巡之后,军工企业也要面对市场的时候,一直怀才不遇的他,终于找到了他才华的井喷之口:出任了该厂的厂长。于是,他一改老军工企业单纯依靠国家拨款、只管生产不问市场的生产、经营模式,勇于开拓,大上民品。他当厂长的第一年,就从国商银行贷款三个亿,上了中国西部的第一条微型轿车生产线。在短短的几年里,他领导下的719厂不但没有耽误任务越来越少的军品生产,而且,民品生产也创利颇丰。不久,在国家准备对包括光照市在内的西部进行大开发的时候,才华出众的他又来了让才华再度升华的机会:他被选为了光照市的副市长!也是一顺百顺,没有几年,春风得意的他便又由副市长直接荣升为光照市的市委书记。

  国家颁布了对西部进行大开发的政策之后,企业家出身的向明同志自然熟知国有、集体企业负债包袱沉重的现实,也熟知国有、集体企业举步维艰的生产、经营状况,他明白,如果不大刀阔斧地把光照市众多国有、集体企业沉重的负债包袱(主要是银行贷款)甩掉;不让企业名副其实地淘汰冗员,以使国有、集体企业真正轻装上阵,光照市的国有、集体企业就不能够有一个突飞猛进的跳跃式发展!也就更谈不上走向世界,与真洋鬼子和假洋鬼子们进行国际化的市场竞争。这样一来,他领导下的光照市怎么全面建设小康社会?他所统帅的七百万尚未小康的人口,又怎么能够全部或者大面积地过上小康生活呢?!

  于是,在年初,向明同志,又一次拿出了敢为天下先的勇气,又一次拿出了上中国西部第一条轿车生产线的干劲儿,大胆地实施了让银行叫苦连天,叫下岗职工怨声载道的光照市“百千万工程”,即他要在一到五年内,破产一百户国有、集体企业;核销一千笔国有、集体企业难于归还的贷款本息;全市企业力争新增银行贷款一万笔!从而使他领导下的光照市的经济实现跳跃式的超常规发展!!从而把光照市在五年之内全面地建设成小康社会!!!

  当初,最先为“光照市百千万工程”叫喊的小人物,当然是被丢兵包车了的、破产企业没有了工作的下岗职工!因为,他们的饭碗问题已经直接导致了他们的生存问题!国有企业的大锅饭好打破,关键是打破吃不饱、饿不死的大锅饭之后,让他们到哪里吃饭去!?

  当初,最先拍了桌子的大人物,就是国商银行总行的李鼎银行长!因为,一个光照市逃废银行债务就已经让国商银行的不良资产指标上升了!如果其他省市一旦效仿起来,举国上下都逃废银行债务,他李鼎银这个行长职务恐怕就不是让当不想当的问题了,而是哭着喊着想当,组织上也不会让他当了!!!

  当时,他在自己宽大的办公室里来回度了几个圈,当着来汇报情况的郑革新就一拍桌子,发火了:“什么‘百千万工程’?明明是为了光照市的地方利益,有组织有计划地逃废我行债务!”

  也不能怪李行长发火,因为,郑革新刚算了个帐,国商银行在光照市有不良贷款九百九十笔,金额将近六十亿元!这六十个亿如果全部不还,不但国商银行的不良贷款指标将大幅增长,整个国商银行一年提的呆帐准备金就要被光照市一个地方统统吃掉了!这让他李鼎银同志怎么跟中央财政和国务院交代呀!

  于是,李行长也一改往日的稳健,在办公室再度了数圈之后,立刻就下达了对光照市进行信贷制裁的命令:停办光照市所有贷款核销、停办光照市一切一切的贷款业务!!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