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十二章 非洲调查

李德林Ctrl+D 收藏本站

  张天寿在医院外面一支接一支地抽烟。

  张国信的白细胞明显减少,返流性食道炎很严重,吃什么吐什么,昨天医生建议停止化疗。看着病床上越来越消瘦的父亲,张天寿心如刀割,现在自己有钱却不能救自己的父亲。

  昨天,高登科刚刚到病房来看望张国信,徐桐就跟了进来,两人的表情都很怪异,高登科握着张国信的手,父亲的眼神有几分恐惧,徐桐在一旁则皮笑肉不笑地摸着自己圆滚滚的肚皮。

  "国信,你看现在天寿这么能干,正是我们需要的人才。你要安心养病。"高登科的话刚刚落下,徐桐就接上了,"老伙计,我们风里雨里这么多年都过来了,孩子们都长大了,很多事情都过去了。天寿现在是西周市唯一上市公司的董事长,你应该高兴才对,有高副市长在,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呢?"徐桐盯着张国信,眼神怪异。张天寿听出徐桐这个老家伙好像话中有话。

  高登科跟徐桐走后,张天寿几次想问张国信徐桐说那番话的意思,可是看着父亲不停地呕吐,张天寿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他能感觉得到,徐桐跟父亲好像不止举报那么简单。为什么父亲这么多年一直不愿提起高登科拿着举报材料与他交易的那个晚上的事情呢?高登科当年到底说了什么?父亲为什么从此以后就被高登科牵着鼻子走?

  这天上午张天寿便到了北京,没想到李枭阳却迟迟未到。张天寿带着董事会秘书去了证监会上市公司监管部,将与乔治·布朗签订的合作协议递交上去,证监会的官员收了材料,却一句话都没有说。这么大的项目,证监会的官员居然不问问,张天寿的心里很不踏实,高登科的手机一直处于关机状态,财务顾问京西证券的的投行部总经理找了一下午的关系,也是一筹莫展。张天寿担心股票一直停牌,李枭阳会不乐意,到时候跟高登科勾结起来,自己就真的孤掌难鸣了。

  晚上8点20分,一身酒气的李枭阳敲开了张天寿的房门。还没等张天寿将茶水倒好,李枭阳就借着酒劲指着张天寿的鼻子破口大骂:"张天寿,你不是要1亿吗?股票复牌都搞不定,你他妈的还跟老子讲价钱?"

  早已一肚子火的张天寿狠狠地将茶杯摔在地板上,瞪着李枭阳。

  "你他妈的以为调查老子就能跟老子讲价钱是不是?实话告诉你,老子的公司主体在香港,你查了也没用,你跟高登科这一次不将西北生物的复牌搞定,你们的好日子就到头了。"李枭阳满嘴的唾沫星子喷了张天寿一脸。

  "李枭阳,别跟我耍酒疯,我一直忍着你,你以为有了我的把柄,想把我怎么样就怎么样是不是?你以为交易所是我开的?我让交易所复牌交易所就听我的?你不是很牛吗?你去给交易所下一道复牌令呀?"张天寿的火气也上来了,"你不是有智慧吗?我不干了,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

  柳如烟让李枭阳如鲠在喉,张天寿又不断调查自己的走私跟隐私,李枭阳的心里着实不爽,有时也提心吊胆。"张天寿需要诚意,要让乔治·布朗那个英国鬼也听命于你,你必须做个一箭三雕的布局。"李枭阳想起徐桐的叮嘱。张天寿不入地狱,谁入地狱?这个贪婪无耻的家伙实在太无能了,西北生物停牌公告后,按照正常程序向交易所申请复牌就是,可是公告之后,交易所还是不同意西北生物复牌。"哟,你现在长脾气了?一纸正常的公告,交易所为什么不复牌?你可以走,也可以举报我,别忘了,高登科先要整死你。"李枭阳真不明白问题到底出在什么环节,京都基金当初答应入局,基金经理杜子明那个王八蛋一次性拿走了自己200万,并且最后答应在30元价位上接盘,还要现金3000万。现在西北生物一直停牌,自己都没有办法跟杜子明交代。

  手机响起,电话是杜子明打来的,"李总,我在一号码头等你。"

  李枭阳没有说话,杜子明就挂断了电话。李枭阳不敢得罪基金经理这个大老爷,但是现在没有得到张天寿复牌的准信,就是见到杜子明自己也不知道怎么交代。尤其是现在常为民已经被释放,经侦大队已经将目光盯上了欧阳飞雪,这下子他跟秦箫玩股市一姐玩得过头了,听说收取QQ群入群费已经获利超过1000万。这两个男盗女娼的家伙真是在自己的腿上吃肉喝血。

  "张总,你给我一个准信,西北生物什么时候能复牌?"李枭阳知道杜子明到接头的一号码头最多就一个小时,自己迟到了会惹杜子明不高兴。这个杜子明是个老手,每次都将接头地点选在名为一号码头实为桑拿中心的江心岛,第一次拿200万的时候自己任何证据都没有保留,还好这个家伙遵守江湖规矩,没有吃黑钱。

  张天寿没有立即回答,自己控制不了交易所,也一时半会儿难以沟通证监会的官员。在房间来回走了两圈,说道:"这个问题我还想问你呢?我侧面打听了一下,常为民的权证交易查出来密码再次被人破译,证监会现在很窝火,在常为民的案子没有了结之前,西北生物的任何审批都非常的谨慎。那天晚上跟乔治·布朗的见面你也在场,现在乔治·布朗只同意跟西北生物签订一个意向性协议,你之前可是说了他什么背景、什么能耐,我怀疑他根本就没有搞定安哥拉医政部的官员。交易所现在让我们提交正式合同复印件。"

  "少跟我提常为民的事,这次你做得太过分了,教训一下也就是了,你看看你自己整的,一个小时之内交易了20多次,就是证监会不发火,佛也要发火。"提起常为民的事情,李枭阳就窝火。

  "常为民跟柳如烟不是已经抓起来了吗?"张天寿没想到李枭阳现在对常为民和柳如烟的案子这么敏感。

  "抓起来?你不知道这是烟雾?当初在西周市就被你们的警察给抓了,结果呢?这一次飞翟是要引蛇出洞。"李枭阳有些不耐烦,"张董你可是从美国回来的高材生,连这么小儿科的手段都没有看出来?飞翟他们将常为民关进去不过是制造案件进入尾声的假像,现在他们的目标是股市一姐。"

  "股市一姐好像在推荐西北生物,听说影响力很大。"张天寿立即警觉起来,"李总,这个股市一姐到底是个什么人物?怎么对我们西北生物的情况那么了解,一步步预测我们即将发生的事情,让我们被动。这个人要查查,看到底是什么目的。现在证监会跟交易所都在关注这个人,我今天去证监会听到会里的朋友说这个股市一姐可能是个内部人,所以他们对我们的项目要求很严格,必须要合同文本。"

  "股市一姐的事情你就不用管了,交易所到底是要合同文本还是合同复印件?"李枭阳现在有点急了,张天寿一旦真的撂挑子不干,西北生物的真实财务状况就会暴露在阳光之下,这样不仅得罪了基金,自己融资而来的4亿元都可能因西北生物的窟窿曝光,继而灰飞烟灭。

  "要复印件。李总,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不能造假。"张天寿担心李枭阳提供假合同,那样可就坑苦了西北生物。

  "你不用担心,今天晚上我就给你一个答复。"李枭阳急匆匆地离开了房间。

  桑拿洗浴中心。

  两名性感的服务员小姐拉开玻璃门,李枭阳看了看小姐的超短裙,还有圆润的屁股,发觉这个女人跟谢秘书长得太像了。李枭阳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目光久久地停留在小姐的胸前。

  京都基金的基金经理杜子明这时也进入了桑拿房。

  热气弥漫的桑拿房内,杜子明赤条条地坐在木椅上享受湿蒸。李枭阳其实很不喜欢湿蒸,尤其是不喜欢一进门的那股扑面而来的热气。他将毛巾搭在肩膀上,在杜子明的对面坐了下来。

  有些基金经理是典型的当了婊子又要立牌坊,像杜子明这样的败类,既想拿巨额的回扣,又要装出一副一心为公的样子。"杜经理,非常不好意思,刚才跟英国皇家海外投资基金亚洲区总经理乔治·布朗商洽下一步的合作计划,来晚了,见谅见谅。"李枭阳虽然心里瞧不上这种人,但却一改往日的嚣张,在杜子明面前显得平和而谦逊。

  杜子明脸上并没有一丝表情,"老李,我可是如约买入西北生物,但是现在都停牌一个星期了。我刚得到一个不好的消息,交易所要求西北生物出具正式合同的复印件。你跟我交个底,西北生物到底跟安哥拉医政部谈到哪一步了?"

  李枭阳脸上勉强保持着微笑,"杜经理,英国皇家海外投资基金在百慕大的英皇投资集团已经将几千万的资金通过英皇亨利买入了西北生物的股票,如果乔治·布朗没有拿下安哥拉医政部,我想他们是不会贸然买入西北生物的。交易所需要的正式合同复印件,今天晚上应该就有一个明确的结果。"

  "什么结果?"杜子明非常担心西北生物拿不到真正合同,这样一来就落下了一个无底的陷阱,尤其是西北生物这只股票闹出过常为民内幕交易事件,快进快出帮李枭阳装下门面还是可以的,一旦长时间停牌,公司层面不好交代。

  "乔治·布朗已经明确告诉我,晚上合同就能下来。我相信明天会有一个令人振奋的公告。"李枭阳脸不红心不跳,一个成功的庄家除了智慧和厚颜无耻外,那就是一定要具备良好的心理素质,首先要让自己相信自己,才能成功地在市场中骗钱骗心,否则将一败涂地。

  杜子明点了点头,突然又想起了一件事情:"对了,我听说江陵市经侦大队将常为民释放了,那么他涉嫌内幕交易等等一系列的指控,警方已认定是冤枉的了?如果常为民是冤枉的,那么一定有人要承担这个责任。李总,常为民的事情会不会影响到现在西北生物的一系列运作?"

  "呵呵,杜经理多虑了,常为民只是一个小小的散户,对西北生物没有任何影响。"虽然李枭阳心里清楚飞翟是在玩心理战,但他这几天还是总觉得不对劲,一直担心交易所的无限期停牌跟常为民的释放有很大关系。难道他们真的掌握了什么证据?

  "常为民的影响是不容忽视的,当初如果没有常为民的声明与号召,恐怕李总你不会获得西北生物大股东西北制药集团赠送的那么多免费筹码吧?这中间还牵涉到绑架案,照理说嫌疑人应该一直待在看守所,怎么可能跑到西周去嫖娼,后来又闹出权证交易的事情呢?现在常为民被释放,江陵市经侦大队以及证监会调查组肯定摸到了什么方向。我的观点是常为民还是要防一防的,免得节外生枝。"杜子明一直很小心谨慎,京都基金是中国老牌实力基金公司,自己所管的京都成长基金这两年一直是明星基金,市场上无数双眼睛在盯着自己。小心驶得万年船。

  李枭阳呵呵一笑,"西北生物一开始的股改对价实在不像话,跟市场的平均水平相比太低了。常为民有内幕消息买进去,但是公布的结果却令他不满意,所以才会让他恼羞成怒,引发后来一连串的事情。经侦大队将常为民放出来,实际上就是要钓出那个跟常为民勾结的内部人。"

  "我听说之前拘捕常为民是因为经侦大队怀疑常为民就是股市一姐。这个股市一姐现在很火嘛,好像对西北生物非常了解。你这段时间一直在北京,江陵的情况可是风云变幻呀。"杜子明站起来用毛巾擦了擦身子,"欧阳飞雪跟股市一姐好像关系很近,这不是一个好兆头。"

  李枭阳点了点头。

  柳如烟望着常为民一脸的愁容。

  "老常,都出来了,飞翟也跟你解释了,干吗还愁眉苦脸的?"柳如烟从包里摸出一盘录音带,"你猜这是谁的?"

  常为民现在一看到录音带就头晕,从股票离奇交易案发生后,录音带、录像带跟魔鬼一样如影随形。柳如烟脸上的表情能看出来,这盘录音带应该不是自己的罪证。"跟西北生物有关?"常为民试探着问。

  柳如烟摇了摇头,"这是一个保姆的录音带。"

  "保姆?"常为民一脸诧异,"一个保姆有什么好录音的。"

  "你可别小看这盘保姆的录音带,要是没有这个保姆,你现在也不会如此的焦头烂额。"柳如烟将录音带递给常为民,"这是我做的一个拷贝,你将它交给飞翟与程清明,对他们一定大有帮助。"

  "别逗了,保姆能跟我有什么关系。对了,你是怎么取得欧阳飞雪跟乔治·布朗在巴厘岛的照片的?上次听你说欧阳飞雪跟秦箫去巴厘岛,我就怀疑这两个人要整什么事情。这一次西北生物跟安哥拉医政部的合作,十有八九跟这个乔治·布朗有关系。"常为民将录音带拿在手上,"这玩意儿我家里也听不了呀。"

  柳如烟笑了笑:"老常,知道欧阳飞雪跟秦箫去了巴厘岛后,我就想起上次你去他们家还钱,被人拍了录像带,将刘宏给送进看守所审了几天。刘宏可是恨死这个女人了,我听说刘宏之前给了秦箫一部分股权,最后变现了,现在刘宏的另外一个情人正在找茬,要让刘宏收回来。而在西周市西北生物的股东大会上,我就觉得秦箫跟那个欧阳飞雪关系非同一般,这一次去巴厘岛肯定有什么事情。于是我就请我的一个朋友关注一下,呵呵,就拍到了欧阳飞雪跟这个乔·治布朗会面的照片。对了,这盘录音带以及这个保姆跟你有莫大的关系,你的学生秦箫这一次可将你害苦了,股市一姐就是秦箫,她现在跟欧阳飞雪穿一条裤子,根据我现在的判断,这两个人已经走上了不归路。"

  "秦箫害我?"常为民有点不敢相信。

  柳如烟点了点头。

  现在常为民对谁都少了三分信任。"你的意思,秦箫是股市一姐,为了逃避经侦大队的监控,就通过我家的网络IP将信息发出去?这样一来就让经侦大队认为股市一姐其实就是我常为民?我还有一点不明白,秦箫怎么用我的身份证开设了那么多银行账户呢?"

  "老常,看来这段时间你真的是糊涂了,能用你的IP地址发表文章、上QQ,伪造一个你的身份证还不是很简单的事情?"柳如烟指着录音带说,"这盘录音带事实上就是我跟保姆的对话录音带,因为从上次听说你去秦箫家被录像后,我就怀疑秦箫家有摄像头。秦箫不可能自己为自己找麻烦,你跟欧阳飞雪也不可能去安装,刘宏也不可能,如果是他,上次绑架案岂不是给自己找麻烦吗?警方去秦箫家也没有找到任何摄像设备,为什么呢?上次你在西周市出事了,我听说飞翟已经怀疑上秦箫家的保姆,一开始我也很纳闷,保姆不是刘宏的人,她安装摄像头是为什么呢?上一次拍摄的录像带到底是为谁拍摄的呢?在西周市看到秦箫跟欧阳飞雪在一起,回到江陵市我就正式怀疑上他们家的保姆。这个保姆背后一定有人操纵。"

  "保姆安装摄像头?"常为民觉得这非常不可思议。

  柳如烟点了点头,"这个保姆的真正主人就是欧阳飞雪。"

  常为民还是很疑惑,"欧阳飞雪为什么要选择秦箫,选择了秦箫怎么要拉我去垫背?"

  "这是一个秘密,现在还不能说出来。"柳如烟面带微笑,"密信让你下定了决心抛售西北生物,也为你带来了无尽的麻烦。"

  常为民一愣,"你是说密信是欧阳飞雪一手炮制的?"

  柳如烟摇了摇头,"不,绝对不是。这封密信的主人就是这一场游戏的导演者。"

  常为民还是没有搞明白柳如烟到底说的是什么意思,认识柳如烟几年了,从来没有感觉到这个女人如此的神秘,又如此的陌生。

  李枭阳挠了挠光秃秃的后脑勺,看着乔治·布朗在一旁打着电话,叽哩呱啦的,他只偶尔能听懂一两个单词。李枭阳摸出一支雪茄点上,都说英国人绅士有礼,这个乔治·布朗没完没了地讲电话,根本就没拿自己当一回事,李枭阳心里隐隐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乔治·布朗终于讲完了电话并坐到李枭阳的对面,操着一口生硬的中文,"李总,安哥拉医政部要求来中国考察西北生物的实力。这段时间我一直在找理由为你们开脱,医政部的官员都是军人出身,他们的性子很直,不考察西北生物的实力就不签订正式合同。"

  "布朗先生,我们一开始是希望你能直接跟安哥拉医政部签约,然后将这个合约转签给西北生物,这样就省略了复杂的中间环节。"李枭阳摸出了一根雪茄递给乔治·布朗,"你现在要求西北生物直接跟安哥拉医政部签约,这样打乱了我们之前的计划。我可是已经将9000万打到了你百慕大的英皇投资集团。"

  "李总,非常抱歉,你知道我们英国皇家海外投资基金是有严格的董事会决策机制的,如果你让我们英国皇家海外投资基金出面跟安哥拉医政部签约,不仅需要董事会的批准,牵涉到政府的还要英国政府批准才行。"乔治·布朗吸了一口雪茄,"其实我们英皇投资集团已经将你的9000万中的3000万打入了英皇亨利公司,全部买了西北生物的股票,为你们制造了外资介入的概念。西北生物连续三个涨停板,你的股票三天之内获利30%,回报已经非常丰厚了。"

  李枭阳望着乔治·布朗,不祥的感觉越来越强烈,徐桐之前曾再三告诫自己要提防这个英国佬。如果通过英皇投资集团出面跟安哥拉医政部签约,根本就不可能像乔治·布朗说的那样繁杂,他跟天狼国际签订了合作协议,合约中也是那样约定的。难道他要变卦?一旦变卦,张天寿肯定会让自己一夜之间变成穷光蛋。

  "布朗先生,还有6000万为什么不买入呢?我们当初签订合约时,合约上已经明确写明,百慕大的英皇投资集团负责出面跟安哥拉医政部签订合约。你现在这么说,是不是中间出现了什么变故?"李枭阳心里七上八下,"天狼国际跟你们集团也不是第一次合作,我们都是靠信誉做生意,现在集团的大部分投资都已投向了西北生物,你现在却告诉我不行,那不是要置我于死地吗?"

  乔治·布朗从李枭阳的表情能看出他这次是遇到大麻烦了。"李总,买入股票也是要分批买,一旦全部买入,西北生物天天涨停,已经很少有机会买入了。对于安哥拉的合同你再给我们一点时间,我需要去跟安哥拉医政部谈判。英皇投资集团在百慕大成立的时间不长,要取得安哥拉医政部的信任,也需要时间的。"

  "布朗先生,我现在没有时间,西北生物拿不到合同,交易所就不让复牌交易。我们的资金成本非常的高昂,不是三个涨停就能盈利的。"李枭阳长长地出了一口气,尽量让自己保持平和的心态。这个英国佬根本就不懂中国的国情。"布朗先生,我已经答应西北生物今晚拿到英皇投资集团的正式合同,一旦你们跟安哥拉政府签订了正式合同,到时候再让西北生物补签一个三方合同就行了。这个忙你一定要帮。"

  乔治·布朗为难地两手一摊,耸了耸肩,"李总,即使我们英皇投资集团跟西北生物签订了合同,上市公司要产生效益也得等到我们跟安哥拉医政部签订正式合同之后。如果你们实在急于要签这个合同,今天也是不行的,我的律师都不在。"

  李枭阳咧了咧嘴,"布朗先生,中国有中国的特点,上市公司信息披露非常的重要,我想这一点在你们伦敦交易所也是非常严格的。签订合同是一个必须走的程序,安哥拉医政部的谈判可以一步步走下去,只要你们先跟西北生物签订了合同,西北生物就可以先公告了。"

  乔治·布朗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那今天你们连夜商讨好合同样本,明天你让张天寿董事长跟我们英皇投资集团签约吧!"

  从乔治·布朗下榻的酒店出来,李枭阳拨通了张天寿的电话,"张董,明天下午你带着公章过来,就在北京跟英皇投资集团签约。"

  "李总,跟英皇投资集团签约?"张天寿重复着问了两遍,又接着说:"李总,你可是答应了我今晚就能有结果的,并且你一直说是安哥拉医政部跟我们签约。"

  李枭阳在乔治·布朗那里积了一肚子火,"张董,你是不知道合作程序还是故意装糊涂?跟安哥拉医政部签约前,必须跟英皇投资集团签约。英皇投资集团作为英国皇家海外投资基金旗下的公司,是这个项目的中间商。没有中间商你怎么跟安哥拉医政部签约?跟安哥拉医政部签约也必须跟英皇投资集团捆绑在一起签订一个三方协议,那样才有保证。"

  张天寿怎么听怎么别扭,现在西北生物的股票停牌,为了这个安哥拉项目,萃取项目的融资计划都推后了,一旦安哥拉项目黄了,萃取项目也就废了。刚刚银行还在电话里面跟自己催债,如果银行冻结了超临界二氧化碳萃取设备,到时候西北生物就真的全部瘫痪了,自己的问题也就彻底暴露出来了。

  "李总,如果西北生物跟英皇投资集团签约,我们怎么公告?之前听你的安排我们已经公告签订了三方意向性协议,现在却要签订一个中间商协议,这样一公布,证监会调查组的人就要到西周市来稽查,到时候恐怕什么都藏不住了。我们存在虚假信息披露,你是知道的。"张天寿有些担心,"证监会的程清明已经跟交易所打了招呼,西北生物的公告要严审,他们可是盯着的,一旦乔治·布朗这个合同出现问题,西北生物的什么问题都能查得出来。"

  张天寿的担心也让李枭阳感到不安,跟乔治·布朗签订一个中间商合同根本无法让交易所对西北生物复牌。李枭阳以前跟英皇海外投资基金在香港有过交道,但是这一次新上任的乔治·布朗却似乎很难沟通。李枭阳想起了徐桐的提醒,难道巴厘岛谈判真有问题?他将心一横,"你明天到了北京,我自然有办法让交易所复牌。我们的计划正一步步向前走,大事面前要冷静。"

  挂断张天寿的电话,李枭阳又拨通了欧阳飞雪的电话,"你现在在什么地方?马上让股市一姐停止撰写博客,不要再招QQ群会员。"

  欧阳飞雪一惊,"李总,怎么啦?"

  "怎么啦?我还想问你怎么啦呢?"李枭阳没有好气,"你给我老实交代,你跟乔治·布朗在巴厘岛到底还有什么交易?我现在给你一个解释的机会,如果你一意孤行,你是知道我李枭阳的脾气的。"

  "李总,我去巴厘岛就是按照你的吩咐,跟他商讨了西北生物与安哥拉医政部签署合作协议的一些细节,其他什么也没有谈。"欧阳飞雪望了一眼身旁的秦箫,心里划过一丝不安,"乔治·布朗现在怎么啦?"

  李枭阳越来越怀疑欧阳飞雪在中间捣鬼,他开始在电话里咆哮:"你少跟我打马虎眼,你跟乔治·布朗谈的每句话我都清楚。我再告诉你一个消息,你跟乔治·布朗谈判的照片已经被江陵市经侦大队获得了,你跟你那个姘头干的那点屁事,也已经被经侦大队掌握得一清二楚,如果你们再不收手,没有人能保你们。"

  欧阳飞雪明白,现在张天寿跟李枭阳肯定已经干起来了,他咬了咬,说道:"李总,我跟乔治·布朗真的没有谈别的事情,从巴厘岛回来,除了上京都卫视做节目,我就没有离开过公司,也就是双休日回过两次家,并且每次都有公司的司机接送。我的行踪你都一清二楚,除了接听你的电话外,我跟外面几乎断了联系,怎么可能还有别的事情呢?"

  "我警告你,你做的事自己要先想清楚。"李枭阳非常生气地挂断电话。如今的局面发展得已经超乎了自己的想象,看来这几天是该见见老爷子了。

  张天寿拿着李枭阳递给他的合同。

  "李总,这个合同能管用吗?"张天寿反复看了看上面的签字,还有猩红的印章。

  李枭阳叼着雪茄,脸上恢复了往日的嚣张,"你按照这个公告就是了。明天上午复牌后,你到我的房间来,我已经为你准备了剩余的150万,10天后再支付你100万,股价上了20元,支付你3000万。"

  张天寿没有想到李枭阳这次这么爽快,"李总,你这次的诚信让我受宠若惊,不过现在这个时候我最关心的是安哥拉项目,而不是我个人的钱,我可是向西周市政府拍了胸脯的,这个合同出了问题,我可真是要将牢底坐穿。"张天寿攥着合同的手有些颤抖。

  "张董,没那么夸张,你不是一直希望我能爽快地给你应得的那一份吗?怎么一下变成圣人了?"李枭阳站起来走向窗前,没有看张天寿的表情,"我听说高登科可等着你拿回这150万呢,他都不怕你怕什么?"

  张天寿将合同文本传回了西北生物董事会办公室,当天晚上合同文本传真到交易所。张天寿一直战战兢兢地等待交易所的消息,晚上大约7点30分,谢秘书打来电话,告知交易所同意第二天早上停牌1个小时后,西北生物复牌交易。

  李枭阳跟张天寿在旋转餐厅捧杯的时候,杜子明的电话打了过来,"李总,证监会调查小组的人员今晚8点进驻我们公司,明天上午我必须平仓西北生物。"杜子明的声音低沉而急迫,"我现在不方便说,你好自为之。"

  杜子明的基金撤退,明天上午开盘一定出现大的抛单,如果利用合同的利好,直接将股价拉升到涨停,或许杜子明还不会一下子平掉,只要杜子明分批平仓,那么自己就能全部接过筹码。李枭阳现在担心的就是杜子明一开盘就将西北生物打到跌停板上,那样利好都会成为利空,西北生物的合同也将遭到质疑。

  李枭阳强装着笑脸,"张总,你这两天之内必须去一趟安哥拉,否则不好交差。带上这150万,无论如何你和乔治·布朗要跟安哥拉医政部的人接上头,否则麻烦就大了。"

  凉风刮进了小院。

  徐桐躺在竹椅上,微闭着双眼,双脚放在谢秘书粉嫩的大腿上,"小谢,昨天我让你查的《金丹秘诀》查了吗?我最近老是觉得有点腰膝酸软,你现在按的是涌泉穴吧?再用点劲,这个穴位好,一阵阵酸麻的感觉,沿着腿部的经络直通大脑皮层,舒服,对了,这个穴位有什么好处来着?"

  "《金丹秘诀》上说常按这个穴位可以起到交通心肾、引火归元的功效。"谢秘书看了看徐桐的脚掌,"脚底有太多的穴位,经常泡脚也有好处。"

  徐桐点了点头,笑眯眯盯着谢秘书深深的乳沟,关切地问道:"小谢,你穿这点冷不冷?一到10月份西周市就开始降温,冷暖交替最容易感冒。"谢秘书摇了摇头,"不冷的。"

  这时,李枭阳推开小院的门,走了进来。徐桐躺在椅子上没动,只淡淡地问了一句:"事情办得怎么样?"

  "张天寿跟乔治·布朗签订了合作协议,已经公告了。"李枭阳将一份协议复印件递给徐桐。徐桐眯着眼睛看了一会儿,摇了摇头,"我听说杜子明出局了,这可不是个好事,你得将张天寿弄到安哥拉去,就是逛一圈也要去,一定要弄去,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谢秘书将手移到了徐桐的大腿部位,徐桐的身子抽了两下。"徐董,怎么啦?"谢秘书关切地问道。谢秘书的手压得很轻,但是徐桐浑身都如有电流通过一般,一把抓住谢秘书的小手,见李枭阳还在一旁默不作声,慢悠悠地说道:"只要你让他到安哥拉,高登科就比你还急,即使西北生物最后出现什么问题,在高登科运作的这段时间,你都可以全身而退。"

  李枭阳点了点头,看来这个老东西果然老谋深算。

  "我还得提醒你一句,现在电视上网络上,动静太大了,安哥拉项目我担心有问题。你虽然跟英国皇家海外投资基金合作过,但是乔治·布朗的底细还不是很清楚,尤其第一次是欧阳飞雪去谈的,现在这个时候了,欧阳飞雪这个小卒子可以消失了。"徐桐突然语气冷冷的,"还有江陵市的两个女人,将是你的祸水。"

  "我在江陵市没有别的女人。"李枭阳反驳道。

  徐桐又是一阵冷笑,"不是说你的女人,你回去问问欧阳飞雪就知道了。"

  李枭阳有点糊涂了,自己的老婆在国外,跟欧阳飞雪有什么关系?李枭阳突然感到心中一阵闷痛,瞪了徐桐一眼,对谢秘书道:"谢秘书,徐董上年纪了,肾不好,你可要好好地照顾,他可当你是亲闺女。"

  谢秘书刷地一下脸红了。李枭阳站起来走到徐桐身边,一本正经地说:"徐董,控制自己的欲望,节制自己的行为,肾是生命之源,让谢秘书好好给你保健保健。对了,前两天我在洗浴中心看到一个女孩子,跟谢秘书简直就是孪生姐妹。"

  "小谢,你有姐妹吗?"徐桐马上追问谢秘书,难道这个小王八蛋搞了自己的小情人不成?李枭阳见徐桐的脸色有点难看,知道这老家伙肯定又胡思乱想吃醋,心里有一种莫名的快感。

  谢秘书摇了摇头,"没有,我从小就没有爹妈,怎么可能还有妹妹哟。"徐桐瞪了一脸坏笑的李枭阳一眼,"你赶紧办你的正事去,不然你们跑不过飞翟跟程清明,到时候后悔都来不及。"

  "小谢,你真没有姐妹?"李枭阳离开后,徐桐还是有点不放心,想试探试探这个小情人,"你说张天寿是怎么调查到李枭阳的底细的?"

  谢秘书宛尔一笑,"我有两次听到张天寿跟欧阳飞雪通电话,听说张天寿还派过一个人到江陵市,李总的个性太过张狂,张总才去调查的。不过这一次安哥拉项目我怎么都觉得国际玩笑开得有点大,张总想收场不容易,之前的问题可能会因为这次的安哥拉项目暴露出来,现在形成了一个恶性循环,陷阱越来越深了。"

  "嗯,你现在看问题深入了。"徐桐抚摸着谢秘书的细腰,开始有些担心,这个女人现在成精了。

  常为民将保姆的录像带递给飞翟。

  飞翟笑了笑,"老常,之前都是我们收到别人举报你的录像带,今天你将保姆的录音带送到经侦大队来,看样子你们现在是短兵相接了。到这一步了,你的密信还要捂住下崽儿?"

  "飞警官,我现在还是担心打草惊蛇,西北生物今天的公告你肯定看到了,我担心有人设计圈套,我现在真是被这些圈套给算计怕了。我听说你跟程组长要去安哥拉,等你们从安哥拉回来,我这边大概也会有个头绪了,我的密信到那个时候再交给你们,就再也不怕别人的设计了。"常为民微笑着说,"这盘录音带我自己都还没有听过,柳如烟说非常重要。"

  飞翟将录音带放进抽屉,"程组长今天上午坐镇京都基金办公室,京都基金旗下成长基金的基金经理杜子明将200万股西北生物给平仓了,差点就将西北生物给打跌停。杜子明现在也被证券犯罪侦查局给逮捕了,只是他什么都不愿说。还有,西北生物的董事长张天寿今天飞往安哥拉,估计想来个亡羊补牢,我们就看看他到底想玩什么花招。"

  看来密信中那首诗的最后两句快要破译了,常为民又想到了自己的账户密码,"飞警官,我的账户密码查出来是怎么回事了吗?"

  "密码的事情现在还真没有弄明白,我现在能告诉你的是,张静的电脑技术非常高,属黑客水准。等我们从安哥拉回来,我想事情会有突破,很多问题都会迎刃而解。"飞翟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对了,你跟柳如烟到底什么关系?"

  常为民不解地看着飞翟。

  飞翟笑眯眯地问:"还不好意思说?"

  "飞警官,是不是柳如烟真有什么问题?"常为民谨慎地问。

  "柳如烟有问题吗?"飞翟反问常为民。

  常为民依然不解,"我跟柳如烟就是一般的朋友关系,飞警官怎么突然问起这个问题来了呢?"

  "当初你在西周市闹得满城风雨的时候,她在电话里让我提醒你要小心,你被抓了之后更是闯进我的办公室,说要代替你去股东大会投票。一般的女人听到男人嫖娼,躲都躲不及,这个女人却在这个时候要站出来帮你。这一直让我挺纳闷的。"飞翟一脸的坏笑,"你当时那样误会人家,人家可是死心塌地要帮你。我觉得你们的关系不一般。"

  "飞警官,你误会了,我们真的只是一般的朋友。我们是五年前在营业部认识的,那个时候柳如烟到营业部去开户,但是对股票什么都不懂,她向我请教怎么炒股,我们就认识了,后来一直保持联系。"听到飞翟刚刚的一番话,常为民对柳如烟生出几分内疚,"飞警官,柳如烟到底怎么啦?"

  飞翟呵呵一笑,"还好你没有对柳如烟想入非非,否则她这一次不会这么帮助你。跟女人交往千万不能超越朋友的底线,否则你就将失去这个女人。你给我的这盘录音带,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应该是柳如烟搞到手的吧?"

  "你怎么知道?"常为民很惊讶。

  "不仅如此,柳如烟还将欧阳飞雪跟乔治·布朗洽谈的照片也搞到了手。杜子明在下单西北生物的前一个晚上,柳如烟就将这个情况告诉了程清明组长,杜子明在停牌前买入西北生物,早已被证监会监控了。"飞翟依然一脸神秘的微笑,"你在西周市看守所减了5天的拘留时间,以及那些证据的提取,直觉告诉我,都跟这个女人有关。看得出来,你现在对柳如烟这个女人彻底搞不懂了吧?"

  常为民被飞翟给说糊涂了,柳如烟到底是个什么人?

  这时程清明的电话来了:"老飞呀,这个杜子明简直就是铁嘴,撬都撬不开,这家伙周围可能还有老鼠仓。现在这帮基金经理坏得很,拿基民的钱为庄家抬轿子,还要大肆私建老鼠仓,看来西北生物的庄家这一次玩得有点水平。"

  "是呀,以前都是庄家要出货的时候让基金来接盘,这一次庄家拉上基金来粉饰门面。对了,英皇亨利我也觉得问题很大,怎么看都跟公告中说的那个第三方中间商英皇投资集团有关系。"飞翟说道。从西北生物一复牌的走势看,虽然杜子明平仓差点将股价打到跌停,但是在短短十多分钟内又将股价拉到涨停,看样子庄家刻意拉升护盘的态度很坚决,釜底抽薪这一招还不能击垮庄家。

  "你说的这个问题我查过,英皇亨利跟英皇投资集团没有什么关系。英皇亨利是正规QFII机构,跟英国皇家没有联系,而英皇投资集团是注册在百慕大的一家公司,听说跟英国皇家海外投资基金有一定的关系。这背后到底有什么交易,只有等我们去了安哥拉,一切才能真相大白。"程清明顿了顿,"张天寿今天已经飞安哥拉了,我们明天就走,那是个小国家,金钱的诱惑是很大的。"

  飞机上,飞翟昏昏欲睡。

  程清明推了推他,"老飞,你说乔治·布朗先到一步能否将局给我们做好?"

  "唉,一上飞机就犯困。"飞翟揉了揉眼睛,"乔治·布朗不懂中国股市,他只是想做一笔大生意,但我想他对西北生物可能还是了解的,否则怎么可能在西北生物公布跟安哥拉签订三方合同后,交易所要求提交正式合同复印件,西北生物就提供不出来呢?证明乔治·布朗还是有顾虑的。"

  "你的这个分析很有道理,但是乔治·布朗毕竟是英皇海外投资基金亚洲区的总经理,他的谈判就代表英皇海外投资基金的行为,安哥拉是一个小国家,多年战争,他们对资本的需求简直就是处于一种饥渴状态,如果乔治·布朗跟张天寿联合起来先给安哥拉政府画一张饼,我们后到一步就显得被动了。"程清明看了看飞翟一脸严肃的表情,继续说,"现在我们都知道西北生物非常的糟糕,但是庄家将股价强行拉升,他们有了庄家的后盾支持,在安哥拉的谈判空间就非常大,随之而来,我们的困难也就非常大。"

  飞翟抚了抚皮包,"程组长,你就安心睡一觉吧,就让张天寿他们先去安哥拉折腾吧!"

  "老飞,常为民的股票交易案以及权证交易案我到现在都没有给证监会提交过一个完整的调查结果,这次去安哥拉取证,可以说是证监会第一次跨境取证,如果再拿不到有力证据,我就真不好交差了。"程清明不明白飞翟为什么那么有信心,江陵市公安局最近对飞翟也颇有微词,这个时候在飞机上他居然睡得着。

  飞翟从皮包里拿出一纸拘捕令,递给程清明。

  程清明看了拘捕令,脸上立即露出了笑容,"老飞,你这一招有点绝。"

  中午一点半,飞机在安哥拉首都罗安达机场徐徐降落,飞翟跟程清明拖着行李箱排队等待通关。

  大约等待了近一个小时,望着长长的队伍,程清明抱怨道:"你说这个国家是什么办事效率,一个航班的通关手续一个小时都办不完,搞什么搞。老飞,你说中国那么多建筑公司到这里来,遇到这样的节奏,还怎么赚钱?对了,好像安哥拉的机场就是中国人修建的,这个小国家的石油可能你都还在使用。"

  "老程,你对这个国家很了解嘛。"飞翟看了看手表,"得调整一下时间,免得搞错时间。我们通关完后,先找个宾馆住下来,张天寿他们就是再厉害,也不可能今天就搞定医政部。"

  "我们放好行李马上去他们的医政部,先将你的拘捕令交给他们看,让他们心里有个谱。"程清明呵呵一笑,"就是乔治·布朗有八张嘴,医政部的人也不会是傻子。"

  飞翟摇了摇头,"我们还是先摸摸,看他们到底怎么表演,万一乔治·布朗真将这笔生意谈成了,那也是为中国赚外汇,我们不能一下子将张天寿他们打死。那样我们是能交差了,但是可能就成罪人了。"

  "你说得很有道理。"程清明突然话锋一转,"张天寿希望通过安哥拉项目去填补超临界二氧化碳萃取项目的窟窿,即使他们真的签订了条约,也是没有条件实现的,那个时候就不是赚取外汇的事情了,而是为庄家提供炒作的机会,给中国人丢脸。"

  下午3点,飞翟跟程清明终于过关,找了一个宾馆安顿下来之后,两人直奔安哥拉政府大楼。办理了一系列繁杂的手续后,在一名保安的带领下,两人来到了医政部接待室,一名黑人秘书给两人倒了开水后就离开了。

  "这都是什么人呀?我们来了这么久,除了这一杯水,人影都没见一个。"飞翟看了看表,两人已经在接待室等了45分钟。飞翟有点急了,走出接待室,在走廊东张西望。

  刚才的黑人秘书上前一脸抱歉,"非常抱歉,我们部长的会还没有开完。我了解了一下你们反映的情况,之前一个代表英皇投资集团的英国人跟一个代表西北生物的中国人来找过我们部长,我们政府现在的确需要得到别国的支持,尤其是医疗系统的建设,听说西北生物是一家上市公司,但是中国的上市公司前两年老是被英美的媒体报道业绩造假,我们部长担心跟他们签约会耽误我们的医疗系统建设工程。"

  飞翟的心里"咯噔"一下,看来张天寿跟乔治·布朗的确来做过不少工作,但是安哥拉医政部并没有同意跟西北生物合作。"老程,看来西北生物传真给交易所的正式合同复印件是虚假的。刚才我收到国内的短信,西北生物今天再度涨停,股价快到14元了。"飞翟将一份逮捕令递给黑人秘书,"我们想尽快见到你们的部长。"

  黑人秘书点了点头。

  医政部长还在开会讨论医疗系统建设是否跟西北生物以及英皇投资集团合作,会上分歧很大,由于很多人对西北生物没有什么了解,不愿意让西北生物参与建设,如果英皇投资集团是英国皇家海外投资基金的全资公司的话,可以考虑跟英皇投资集团签订一个意向性协议。

  黑人秘书在部长的耳朵边嘀咕了两句,医政部长挥了挥手,顿时整个会议室鸦雀无声。医政部长一脸严肃地对与会众人说:"这个问题我还想今天讨论一个结果,如果能够商议出一个可行的方案,我就上报政府议会进行审议,现在看来不必了,我现在要去接见两个客人,之后我会告诉你们今天休会的理由。"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