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国际银行家和美国总统的百年战争(上)

宋鸿兵Ctrl+D 收藏本站

  我有两个主要的敌人:我面前的南方军队,还有在我后面的金融机构。在这两者之中,后者才是最大的威胁。我看见未来的一场令我颤抖的危机正在向我们靠近,让我对我们的国家的安危颤栗不已。金钱的力量将继续统治并伤害着人民,直到财富最终积聚到少数人手里,我们的共和国将会被摧毁。我现在对这个国家安危的焦虑胜过以往任何时候,甚至是在战争之中也是如此。”——林肯

  本章导读

  如果说中国的历史是围绕着政治权力斗争而展开,不理解帝王心术就无法洞察中国历史的精髓。那么西方历史则是沿着金钱角逐而进化的,不明了金钱的机谋就不能把握西方历史的脉络。

  美国是历史上一个非常独特的国家,她迅猛的崛起和广泛的影响力在人类历史上都是绝无仅有的。美国的成长历程充满了国际势力的干预和阴谋,其中,尤以国际金融势力对美国的渗透和颠覆最令人惊心动魄,而却最不为人所知。

  民主制度的设计和建立几乎是全神贯注地防范封建专制势力的威胁,并在这方面取得了可观的成效,但是,民主制度本身对金钱权力这一新生的、致命的病毒,却没有可靠的免疫力。

  新生的民主制度对于国际银行家通过控制货币发行权,来控制整个国家这一战略主攻方向的判断和防御出现了重大漏洞。“金钱超级特殊利益集团”与美国民选政府在南北战争前后的一百多年的时间里,双方在美国私有中央银行系统的建立这一金融制高点上进行了反复的殊死搏斗,前后共有7位美国总统因此被行刺,多位国会议员丧命。美国历史学家指出,美国总统的伤亡率比美军二战期间,诺曼底登陆的一线部队的平均伤亡率还要高!

  随着中国金融的全面开放,国际银行家将大举深入中国的金融腹地,昨天发生在美国的故事,今天会在中国重演吗?

  1.刺杀林肯总统

  1865年4月14日星期五晚上,在艰难困苦和重重危机中度过了四年残酷内战的林肯总统,终于在5天前迎来了南军将领罗勃特·李将军向北方格兰特将军投降的胜利消息,总统高度紧张的神经一下子松弛下来,兴致颇高地来到华盛顿的福特剧院看表演。10点15分,凶手潜入没有守卫的总统包厢,在距离林肯不到两英尺的后面,用一把大口径手枪向总统的头部开枪,林肯总统中弹后倒向前方。第二天凌晨,林肯总统去世。

  凶手是一个名叫布斯(JohnWilkesBooth)的在当时颇有名气的演员。他在刺杀林肯之后仓皇出逃,4月26日凶手在逃亡途中被击毙。在凶手的马车里,发现了很多用密码写成的信件和一些犹大·本杰明的私人物品,这个犹大是当时南方政府的战争部长和后来的国务卿,他也是南方金融方面的实权人物,因为他和欧洲的大银行家们过从甚密。他后来逃到了英国。林肯刺杀事件被广泛认为是一个大规模的阴谋。参与阴谋的可能有林肯的内阁成员、纽约和费城的银行家、南方的政府高官、纽约的报纸出版商和北方的激进分子。

  凶手的孙女伊左拉在她的回忆录中提到,林肯的被刺和欧洲的神秘人物有关,布斯在行刺之前,至少去过欧洲一次。凶手和犹大·本杰明关系很近,而犹大被广泛地认为是罗斯切尔德银行的代理人。

  要理解林肯被刺杀的真正动机和图谋,我们必须以更大的历史纵深来审视美国立国以来,民选政府和金钱权力在控制货币发行权这一国家战略制高点上的反复与殊死搏斗。

  2.货币发行权与美国独立战争

  在有关美国独立战争的起源分析的历史课本中,比较多地采取了全面地和抽象地论述大的原则和意义。在这里我们将从另一个视角,去阐述这场革命的金融背景和其所起到的核心作用。

  最早到美洲大陆谋生的人大多是非常穷困的贫民,他们除了随身的简单行李,几乎没有什么财产和金钱。当时的北美还没有发现大型的金矿和银矿,所以在市场上流通的货币极为短缺。加之与母国英国的贸易严重逆差使得大量金银货币流向英国,更加剧了流通货币的稀缺。

  北美的新移民通过辛勤的劳动所创造出来的大量产品和服务由于流通货币短缺而无法进行充分和有效的交换,从而严重地制约了经济的进一步发展。为了应对这个难题,人们不得不使用各种替代货币进行商品交易。诸如动物的皮毛、贝壳、烟草、大米、小麦、玉米等接受程度较高的物品被各地用来当钱使。仅在北卡罗莱纳州,1715年时就有多达17种不同的物品被当作法定货币(LegalTender),政府和民间可用这些物品进行税务缴纳、公私债务偿还和商品服务买卖。当时所有这一切替代货币都以英镑、先令作为会计结算标准。在实际运作中,由于这些物品的成色、规格、接受度和可保存性都相差很大,难以进行标准计量,所以虽然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没有货币的燃眉之急,但仍然构成了商品经济发展的重要瓶颈。

  长期的金属货币奇缺和替代实物货币应用的不便促使当地政府跳出传统思维,开始了一种崭新的尝试,那就是由政府印刷和发行纸币(Colonial*)来作为统一和标准的法币。这种纸币和欧洲流行的银行券最大的区别就是它没有任何金银实物作抵押,是一种完全的政府信用货币。社会上的所有人都需要向政府交税,而只要政府接受这种纸币作为缴税的凭证,它便具备了市场流通的基本要素。

  新的货币果然大大地促进了社会经济的迅速发展,商品贸易日趋繁荣。

  同时代的英国的亚当.斯密也注意到了北美殖民地政府的这一新的货币尝试,他相当清楚这种纸币所带来的对商业的巨大刺激作用,特别是对于缺少金属货币的北美地区,“基于信用的买和卖,使得商家可以每月或每年定期结算相互之间的信用余额,这将减少(交易的)不便。一个管理良好的纸币系统,不仅不会产生任何不便,甚至可以在某些情况下拥有更多的优势。”

  但是,一种没有抵押的货币是银行家的天敌,因为没有政府债务作抵押,政府就不需要向银行借当时最为稀缺的金属货币,银行家手上最大的砝码一下子就失去了威力。

  当本杰明·福兰克林在1763年访问英国时,英格兰银行的主管问他新大陆的殖民地如此兴旺发达的原因时,福兰克林回答:“这很简单。在殖民地,我们发行自己的货币,名叫‘殖民券’。我们按照商业和工业的需要来发行等比例的货币,这样,产品就很容易地从生产者那里传递到消费者手中。用这种方式,创造我们自己的纸货币,并保证它的购买力,我们(的政府)不需要向任何人支付利息。”

  这种新的纸货币必然会导致美洲殖民地脱离英格兰银行的控制。

  愤怒的英国银行家们立刻行动起来,在他们控制之下的英国议会在1764年通过“货币法案”(CurrencyAct),严厉禁止美洲殖民地各州印发自己的纸币,并强迫当地政府必须使用黄金和白银来支全部向英国政府的税收。

  福兰克林痛苦地描述这个法案给殖民地各州带来的严重经济后果,“只一年的时间,(殖民地的)情况就完全逆转了,繁荣时代结束了,经济严重衰退到大街小巷都站满了失业的人群。”

  “如果英格兰不剥夺殖民地的发币权,殖民地人民是乐意支付茶叶和其它商品额外的少量税赋的。这个法案造成了失业和不满。殖民地不能发行自己的货币从而将无法永久地摆脱国王乔治三世和国际银行家的控制,是美国独立战争最主要的原因。”

  美国的开国奠基者们对于英格兰银行对于英国政治的控制和对人民的不公有着相当清醒的认识。年仅33岁就完成了万古流芳的美国“独立宣言”的作者,也是美国第三届总统的托马斯.杰弗逊有一句警世名言:

  “如果美国人民最终让私有银行控制了国家的货币发行,那么这些银行将先是通过通货膨胀,然后是通货紧缩,来剥夺人民的财产,直到有一天早晨当他们的孩子们一觉醒过来时,他们已经失去了他们的家园和他们父辈曾经开拓过的大陆。”

  当200多年后我们再来聆听1791年杰弗逊的这一段话时,我们不禁惊叹他预见惊人的准确。今天,美国私有银行果然发行了国家货币流通量的97%,美国人民也果然欠着银行44万亿美元的天文数字般的债务,他们也许真的有一天一觉醒来就会失去家园和财产,就像1929年发生过的一样。

  当美利坚的伟大先驱们用他们智慧和深邃的目光审视着历史和未来时,他们在美国宪法第一章第八节开宗明义地写下:“国会拥有货币的制造和价值规定的权利。”

  3.国际银行家的第一次战役:美国第一银行(TheFirstBankoftheUnitedStates,1791-1811)

  “我坚信银行机构对我们的自由的威胁比敌人的军队更严重。”——美国第三届总统的托马斯.杰弗逊,1809

  亚历山大.汉密尔顿是一个与罗斯切尔德家族有着密切联系的重量级人物。他出生在英属西印度群岛,在隐瞒了他的年龄、真名和出生地的情况下来到美国并与纽约望族的女儿成亲,据大英博物馆收藏的付款收据显示,汉密尔顿接受过罗斯切尔德家族的资助。

  1789年,汉密尔顿被华盛顿总统任命为美国第一任财政部长,他始终是美国中央银行制度的主要推手。1790年,面对独立战争之后严重的经济困境和债务危机,他强烈建议国会成立类似于英格兰银行的私有的中央银行来完全负责发行货币的职责。他的主要思路是:私人拥有的中央银行,总部设在费城,各地设立分支银行,政府的货币和税收必须放在这个银行系统中,该银行负责发行国家货币来满足经济发展的需要,向美国政府贷款并收取利息。该银行总股本为1000万美元,私人拥有80%的股份,美国政府拥有剩余的20%。25人所组成的董事会中的20人由股东推举,5人由政府任命。汉密尔顿代表着精英阶级的利益,他曾经指出“所有的社会都分成极少数和大多数。前者出身良好而富有,后者则是普罗大众。大众是动荡和改变的,他们很少能做出正确的判断和决定。”

  而杰弗逊则代表着人民大众的利益,对于汉密尔顿的观点,他的回应是,“我们认为下述真理是不言而喻的:人人生而平等,造物主赋予他们若干不可剥夺的权利,其中包括生存权、自由权和追求幸福的权利。”

  1791年12月,当汉密尔顿的方案被提交国会讨论时,立即引起了空前激烈的争论。最终,参议院以微弱多数通过了这项提案,而在众议院也以39对20票过关。此时,被严重的债务危机压得喘不过气的总统华盛顿陷入了深深的犹豫,他征询了当时的国务卿杰弗逊和麦迪逊的意见,他们明确的表示这个提案明显与宪法冲突。宪法授权国会发行货币,但决没有授权国会转让发币权给任何私人银行。华盛顿显然被深深地触动了,他甚至已决心要否决该法案。得知这个消息后,汉密尔顿立刻跑来游说华盛顿,财政部长汉密尔顿的账本似乎更有说服力,那就是如果不成立中央银行以得到外国资金入股,政府将很快垮台。最终,迫在眉睫的危机压倒了未来长远的顾虑,华盛顿总统于1792年2月25日签署了美国第一个中央银行的授权,有效期20年。

  国际银行家终于取得了第一个重大胜利。到1811年,外国资本占到了1000万股本中的700万,英格兰银行和内森·罗斯切尔德成为美国中央银行的主要股东。

  美国政府的债务在1781年仅有5.6万美元,包括1.2万美元的国际债务和4.4万美元的国内债务,而从中央银行成立的1791年到1796年短短的五年时间里,美国政府的债务就增加了820万美元。

  汉密尔顿最终成为巨富。他后来与亚伦.波成立的纽约曼哈顿公司成为了华尔街的第一家银行,它在1955年与洛克菲勒的大通银行合并成为大通曼哈顿银行(ChaseManhattanBank)。

  杰弗逊在1798年懊恼地说:“我真希望我们能增加哪怕一条宪法修正案,取消联邦政府借钱的权力。”

  当杰弗逊当选第三届美国总统(1801-1809)之后,他不遗余力地试图废除美国第一银行,到1811年银行有效期满的时候,双方的角力达到了白热化程度,众议院以65对64仅一票否决了银行授权延期的提案,而参议院是17对17打平。这次由副总统克林顿打破僵局投下关键的否决票,美国第一银行于1811年3月3日关门大吉了。

  这时坐镇伦敦的内森·罗斯切尔德闻讯大发雷霆,他威胁道:“要么给(第一美国)银行授权延期,要么美国将会面对一场最具灾难性的战争”。结果美国政府不为所动,内森立刻回应:“给这些放肆无理的美国人一场教训,把他们打回到殖民地时代。”结果几个月之后,爆发了英美之间的1812年战争。战争持续了三年,罗斯切尔德的目的非常明确,要打到美国政府债台高筑,最后不得不屈膝投降,让他们掌握的中央银行继续运作为止。结果,美国政府的债务从4500万美元增加到1亿2千7百万美元,美国政府最终在1815年屈服了,麦迪逊总统在1815年12月5日提出成立第二家中央银行,结果是1816年诞生的美国第二银行(1816-1832)。

  4.国际银行家卷土重来:美国第二银行(TheBankoftheUnitedStates1816-1832)

  “银行机构所拥有的对人民意识的支配必须被打破,否则这种支配将打破我们(的国家)。”——杰弗逊1815年写给门罗(美国第五届总统)的信

  美国第二银行得到了20年的营业授权,这次总股本提高到3500万美元,仍然是80%由私人占有,剩下的20%属于政府。和第一银行一样,罗斯切尔德牢牢地把握了第二银行的权力。

  1828年,安德鲁.杰克逊参加了总统竞选,在一次面对银行家发表演讲时他不假颜色地说道:

  “你们是一群毒蛇。我打算把你们连根拔掉,以上帝的名义,我一定会将你们连根拔掉。如果人民哪怕是知道我们的货币和银行系统是何等的不公正,在明天天亮之前就会发生革命。”

  当安德鲁.杰克逊在1828年当选总统后,他决心废除第二银行。他指出“如果宪法授权国会发行货币,那是让国会自己行使这个权力的,而不是让国会授权给任何个人或公司的。”在11000人的联邦政府工作人员中,他解雇了2000多与银行相关的人员。

  1832年是杰克逊总统竞选连任的年头,如果他连任,第二银行的有效期将于1836年他的下一届任期内结束,大家都知道总统对第二银行的观感,为了避免夜长梦多,银行想在大选年趁乱提前再延续20年的经营特许权。与此同时,银行家以300万美元的重金不惜血本地资助杰克逊的竞争对手亨利.克雷(HenryClay),而杰克逊的竞选口号是“要杰克逊,不要银行。”最后杰克逊以压倒优势获胜。

  银行经营权延期的提案在参议院以28对20获得通过,在众议院以107对85也成功过关,第二银行主席彼托(Biddle)自恃有欧洲强大的罗斯切尔德金融帝国作为后援,并没有将总统放在眼里。当人们议论杰克逊可能会否决提案时,彼托毫不退让地表示“如果杰克逊否决提案,我将否决他。”杰克逊总统当然毫无疑问地否决了第二银行延期的提案,他还下令财政部长将所有政府储蓄从第二银行账户上立即取走,转存进各州银行。1835年1月8日,杰克逊总统还清了最后一笔国债,这是历史上美国政府唯一的一次将国债降到了0,并且产生了3500万美元的盈余。历史学家评论这一伟大成就为“这是总统最为灿烂的荣誉,也是他为这个国家做出的最重要的贡献。”波士顿邮报把这一成就和耶稣将放贷者(MoneyChangers)赶出神庙相提并论。

  5.“银行想要杀了我,但我将杀死银行”——美国第七届总统安德鲁.杰克逊

  1835年1月30日,当美国第七届总统安德鲁.杰克逊来到国会山参加一位国会议员的葬礼。一位来自英国的失业油漆匠理查德.劳伦斯悄悄地跟随着杰克逊总统,在他的口袋里装着两把上好子弹的手枪。当总统进入葬礼仪式的房间时,劳伦斯距离总统距离较远,他耐心地等待着更好的时机。仪式结束后,劳伦斯守候在两根柱子之间,那里是总统的必经之地。就在总统经过的一刹那,劳伦斯冲了出来,在距离总统不到两米的地方开了枪,但是手枪炸了膛,子弹没有射出。这时,周围所有人都惊呆了。此时,戎马一生的67岁的杰克逊总统并没有惊慌失措,面对穷凶极恶的杀手,他本能地举起手杖自卫。这时,凶手已掏出第二把手枪开了火,结果仍然是个臭弹。命大福大的杰克逊险些成为美国历史上第一个被刺杀的总统,两把手枪都是臭弹的几率据说仅为125000:1。

  这位32岁的刺杀者号称自己是英国国王的合法继承人,美国总统杀死了他的父亲,还拒绝让他得到一大笔钱。后来在法庭上经过仅仅五分钟的审理就断定此人有精神病,没有追究其法律责任。

  从此以后,精神病就成为各种谋杀凶手最合适的借口了。

  1835年1月8日,杰克逊总统还清了最后一笔国债,1月30日就发生了刺杀事件。关于凶手理查德.劳伦斯,格里芬在他的书中写道:“那个刺客要么是真的疯了,要么是假装疯了来逃避严厉地惩罚。后来,他向别人夸口说他和欧洲有权势的人有联系,他得到许诺如果被抓住将会得到保护。”

  1845年6月8日,杰克逊总统去世。他的墓志铭上只有一句话,“我杀死了银行。”

  美国中央银行的再度被废,招致英国方面的严厉报复,英国立刻停止了对美国的各种贷款,尤其厉害的杀招是收紧美国的黄金货币供应量。当时的英国金融在罗斯切尔德的运作下,拥有最大规模的黄金货币流通量,通过贷和美国中央银行的运作,完全控制了美国的货币供应。当美国第二银行的延期申请遭到总统否决之后,第二银行主席彼托的对总统的“否决”启动了。第二银行宣布立即召回所有贷款,停止一切新贷款的发行。罗斯切尔德家族所把持的欧洲主要银行也同时收紧了美国银根,美国陷入了严重的“人为”货币流通量巨减的境地,最终引发了“1837年恐慌”,经济陷入严重衰退长达5年之久,其破坏力之大前所未见,直追1929年美国大萧条时期。

  “1837年恐慌”以及后来的“1857年恐慌”,“1907年恐慌”再次印证了罗斯切尔德的一句名言:“只要我能控制一个国家的货币发行,我不在乎谁制定法律。”

  6.新的战线:“独立财政系统”(IndependentTreasurySystem)

  1837年,当杰克逊总统大力支持的继任者马丁.冯.伯伦接手白宫时,他最大的挑战是如何克服由于国际银行家紧缩货币供应所造成的严重危机,他针锋相对的策略是建立“独立财政系统”,将财政部所控制的货币从私人银行系统中全部抽取出来,存放在财政部自己的系统中。史学家称之为“财政与银行的离婚。”

  “独立财政系统”的起因是杰克逊总统否决美国第二银行经营权延期时,同时下令将政府的货币从该银行全部取出,转存到各州银行之中。谁曾想,前面刚躲过罗斯切尔德的魔掌,后面的州级银行也不是省油的灯。它们用政府的钱作为储备(Reserve),然后大量发放信贷用于投机,这是导致“1837年恐慌”的另一个原因。马丁.冯.伯伦提出的政府财政的钱应当与金融系统脱钩,固然是为了保护政府的资金,也考虑到了银行用人民的税收进行大量投机放贷造成了经济上的不公正。

  “独立财政系统”的另一个特点是所有进入财政系统的钱必须是金银货币,这样政府对国家的金银货币的供应量就有了一个调控的支点,以对冲欧洲银行家对美国货币发行的控制。这个思路从长远来看应该不失是一个妙计,但是就短期而言却引爆了众多银行的信用危机,加上美国第二银行的煽风点火,危机变得无法控制。

  亨里.克雷是一个非常关键的人物。他是汉密尔顿私有中央银行思想的重要衣钵继承人,更是银行家们的宠儿。他口才极佳,思路严密,颇具煽动力。他身边聚集了一群支持银行业并被银行家所支持的议员,在他的组织下成立了辉格党。辉格党坚决反对杰克逊的银行政策,并始终致力于重新恢复私有的中央银行制度。

  辉格党1840年的总统大选中推出了战争英雄哈里森(WilliamHenryHarrison),由于经济危机民心思变,哈里森顺利当选第九届总统。亨利.克雷以辉格党领袖自居,多次“教导”哈里森应该如何理政。在哈里森当选总统之后,两人矛盾日趋尖锐。亨利.克雷在列克星敦的家里”召见“即将上任的总统,哈里森为了顾全大局忍气来到亨利.克雷的家,结果两人因为国家银行,独立财政制度以及其它的问题闹得不欢而散。原以为可以以太上皇身份发号施令的亨利.克雷,未经哈里森同意就已经着人代笔总统的就职演说被哈里森拒绝了,哈里森还亲自起草了长达8000多字的就职演说。他在这篇系统阐述治国思路的文件中,与亨利.克雷主张的私有中央银行和废除独立财政的政策思路大唱反调,因而深深地刺痛了银行家的利益。

  1841年3月4日是个寒冷的日子,哈里森总统在寒风中发表了就职演说,结果受了寒。对于戎马生涯一辈子的哈里森总统本不算什么大事,谁知道他的病却奇怪地日趋严重,到4月4日竟然不治而亡。刚刚上任的哈里森总统正准备大展宏图却突然”受了凉“,一个月前还活蹦乱跳的总统突然就辞世了,无论如何是一件非常可疑的事。有历史学者认为总统是被砒霜毒死的,可能下毒的时间是3月30日,6天以后,哈里森总统去世。

  围绕私有中央银行和独立财政系统的斗争因为哈里森总统的去世而更加激烈。亨利.克雷所主导的辉格党于1841年两次提出要恢复中央银行和废除独立财政制度,结果两次被哈里森总统的接任者原副总统约翰.泰勒所否决。恼羞成怒的亨利.克雷下令将总统约翰.泰勒开除出辉格党,结果泰勒总统有幸成为美国历史上唯一的一位被开除出党的“孤儿”总统。

  到1849年,另一位辉格党总统扎卡里·泰勒当选后,恢复中央银行的希望似乎近在咫尺。建立一个完全比照英格兰银行模式的私有中央银行是所有银行家最高的梦想,它意味着银行家最终决定着国家和人民的命运。鉴于哈里森总统的前车之鉴,泰勒在重大的中央银行问题上保持着相当大的模糊性,但他同时也不甘心成为亨利.克雷的傀儡。他曾私下里明确表示:“建立中央银行的主意是死定了,在我的任内是不会考虑它的。”结果死定的不是中央银行的主意而恰恰是泰勒总统自己。

  1850年7月4日,泰勒总统参加了在华盛顿纪念碑前举行的国庆活动。当天的天气非常炎热,泰勒喝了些冰镇牛奶,又吃了几个樱桃,结果有些闹肚子,到7月9日这位健康魁梧的总统又神秘的死去了。

  如此区区小病害得两位军人出身的总统死得不明不白,当然会引起人们的关注。史学界为此争论达百年之久,1991年,在征得泰勒总统后人的同意后,他的遗体被挖掘出来,总统的指甲和头发被化验,结果果然发现了砒霜,但当局很快下了少量的砒霜不足以致命的结论,然后匆匆结案。没有人知道为什么总统的体内会有这些砒霜。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