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东莞已经没有了我的位置

韩宇Ctrl+D 收藏本站

  52、翟先生是黄梅在北京的同事,因为是人力资源部的,所以对黄梅在北京工作的情况非常熟悉,看来是找对人了。

  通过翟先生了解到,黄梅从东莞调到北京公司,是一个正常的人事变动,诺达丰上层也非常重视这个人才,但是后来黄梅匆忙辞职了。翟先生告诉我是诺达丰日方高层的原因,我知道,他一定知道具体原因,只是没有明说。

  草野进一,你为什么要伤害黄梅?

  翟先生给我提供了黄梅在家乡重庆详细的地址,和她家人的联系方式。我像得到宝藏地图一样内心非常的激动,远方有一座灯塔在牵引着我去寻找人生的方向。

  我从北京带了一些礼物直奔家乡,我已经很久没有回家了,父母需要我,一个充满期盼的家需要我,我必须回家。

  母亲见到我的那一瞬间,沧桑的脸上挂满了泪水。母亲老了,头上出现了斑斑白发。父亲在旁边不停的埋怨母亲,在我眼中,父亲是严肃的,父亲为这个家庭付出了太多太多。

  父母为我操碎了心,在他们的心里,我永远是一个孩子。我为什么不能长大呢,内心感到非常的痛苦!我欠这个家太多太多,只有用自己深深的爱来补偿双亲。

  家乡的春节是热闹的,有我在他们身边陪伴,父母很高兴。可是时间从不同情人间的悲欢离合,我必须离开家乡,回到那个快节奏的东莞。

  我和父母约定,等春暖花开,我会回到家乡接父母去东莞,我将好好的陪父母,照顾他们。

  有时候我在想,如果父母在我的身边,是我在照顾着他们,孝顺他们,还是他们在照顾我?如果父母在我的身边,看见我在东莞的艰辛,他们会担心吗?他们的心里会难受吗?如果父母在我的身边,看见我为爱情折磨着自己,他们的心里会支持我的决定吗?

  我不知道,我像一个即将遭受凌迟的犯人机械而恐惧的生活着。我不知道麻木生活的意义,也不知道东莞迎接我的将是什么?爱情?事业?

  重新面对东莞的才市,心里的标准非常高。海封犹如一个标杆一样时刻提醒着自己,我只可以一步步的前进,绝不能后退。当自己的心态摆着非常高时,现实并不是永远如己所愿。

  突然,我发现,东莞已经没有了我的位置。

  比海封差的,我一概否决。比海封强的多是外资企业。外资企业一般很少有国内业务部,大部分都在香港或者海外接单。即使有业务部的,因为这个圈子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以前都是刺刀见红的竞争对手,当我拉下面子去面试时,大多数都用不敢相信的眼神看着我,一般都当时非常高兴,但是过后都会打电话表示sorry。最后我才知道,因为海封毕竟在东莞的印刷界比较有名,如果在国内有业务部的外资工厂一般都或多或少会和海封老板碰面,他们会先和海封的老板征求意见,得到的答案当然是最好不要聘用我。

  夜晚,一个人躺在床上,我想起了当初大学毕业刚来东莞时,当我一次次拿专业束缚自己,带来的是失望,最后连生活也无能危及。但是转换思想,走出泥潭,发现走出去外面依然充满阳光。看看现在,难道非要吊死在这棵叫海封的大树上吗?

  再次应聘时,我转换了思想。在海封我是一步步爬上经理的位置,现在为什么不能再重新走一次呢?

  如今倘若还在东莞的印刷业务界混的话,只有两条路供自己选择,要么在大型工厂从业务员开始做起,放下自己的面子,要么找个中小型的工厂应聘业务管理者。

  我一次次的说服自己,不用那么着急,毕竟存折上躺着一排骄傲的数字。

  其实事业本来就是一道数学题,他可能有很多的解答方法,但是有一个最捷径的答案,那就要看你对这道题目的理解,你平时的努力,我清醒的看到了当前的形势,我知道自己该怎么做?我一直在等待一个最简单的方式,来完成这个最复杂的数学题。

  就在我为未来感到迷茫时,久违的汪锋突然找到了我,他想和我合作,他说他有资金投资。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