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尾声

乔萨Ctrl+D 收藏本站

    2002年某月某日,《盛京晚报》头版头条刊登了一条醒目的新闻:……两年前,因涉嫌买凶杀人并逃往境外的本市某某某房地产策划、销售代理公司董事长黄晓军,及副总经理耿迪等人日前已在加拿大落入法网。目前,我公安机关正按照有关国际法,并通过国际刑警组织,正式向加方提出引渡犯罪嫌疑人的要求。据悉,黄晓军、耿迪等犯罪嫌疑人现已被加拿大警方正式逮捕。法网恢恢,疏而不漏……

    另据报道,原黄晓军、耿迪所属的“新维多”房地产策划、开发、销售公司现任董事长邱建日前曾被警方传讯。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邱建于今日凌晨因突患脑溢血,被送往本市某医院接受抢救治疗。截止记者发稿时,对邱建的抢救工作仍在进行当中。该公司现任常务副总经理,姜海钢先生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这一突发事件将会给公司的业务带来不可避免的负面影响。但他进一步强调,由于“新维多”具备先进、科学的现代化管理体系,公司目前所开展的一切业务活动将照常进行。姜海钢先生希望广大客户保持镇静,并承诺目前由该公司投资开发的某某居民小区的建设项目将在年底按期完工云云……

    一场绵绵阴雨不知疲惫地侵袭着盛京的大地,一连几天下下、停停,盛京的气温降至历史同期的最低点。

    司巍巍走到邱建的病床前,默默地注视着尚处在昏迷状态的邱建。她想起自己曾经对他说过的那句话:再高的大楼都有被夷为平地的那一天……她责备自己当初不该跟他说这番不吉利的话。大夫告诉她,邱建的将来或许能够康复如初,或许就这么永远躺着,直到生命的完结。命运公平吗?她开始问自己了……自从黄晓军和耿迪离开以后,“新维多”在邱建的带领下,凭借着一代真正的青年精英,在盛京创造了一个又一个神话般的奇迹。然而这一切又是如此的脆弱和短暂。人生变幻莫测的风云像是大海汹涌的波涛,随时将你高高托起,转眼又将你无情的淹没。随着黄晓军和耿迪案件的侦破进展,“新维多”的命运将愈来愈来变得扑朔迷离……眼看着凝聚了自己前半生所有心血的“金色大厦”正在迅速倾斜,直至最后坍塌,邱建内心的彻底绝望和极度痛苦是旁人难以想像的。“可怜的人,愿上帝保佑你吧!”司巍巍在暗暗地为他祈祷。自从邱建入院以后,司巍巍一直在反省自己这一年多来跟邱建在无数次交往中建立起来的友谊是否像她坚信的那么纯洁、清白。对邱建,她没有像当初与黄晓军在一起那样的躁动和轻浮,因为她一直在努力克制自己的情感。说起来有些可笑,邱建曾经提出过想亲吻他的要求,但被她理智地拒绝了。不知是出于什么心理,她总觉得邱建身上似乎并不具备一个男人真正的“性息”,她担心一旦尝试了以后,给自己带来无法弥补的失望和遗憾……此时此刻,看着躺在自己面前的邱建,女人本能的柔情使她的内心不免涌出了对他的深深歉意和对自己的责备。“也许将来有一天,我会答应你……”她默默地向他允诺……

    ……

    邱建的妻子也来了。她对这个跟丈夫一直保持着不明不白关系的女记者始终恨不起来,甚至连想都不愿意想自己的丈夫究竟跟她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面对这个在各方面都较自己优越的女人,她惟一能够保护自己的手段,就是不让丈夫觉得自己是个多余的世俗的女人。邱建是在被公安机关传讯后的当天夜里,在回到公司召开紧急会议时发病的。据说当时这位女记者也在场。

    “你来了?”司巍巍站起来,平静地跟邱建的妻子打了一个招呼。

    “你坐吧,我来看看就走。”邱建的妻子淡淡地说。

    “我该走了。”说完,司巍巍便离开了病房。

    望着司巍巍离去的背影,邱建妻子的脸上掠过一丝凄凉的苦笑。她想,这都什么时候了,还有心思跑来穷折腾,累不累呀!

    ……

    司巍巍来到大街上,阴冷的细雨还在绵绵不停地下着。街上几乎见不着行人,过往的车辆压着被雨水浸透的马路,发出“刷刷”的叹息声,一阵接着一阵,没完没了……

    一辆冒失的出租汽车从她的身边疾驶而过,车轮溅起的泥浆玷污了她那身洁白的服装。她忿忿地注视着那辆远去的出租汽车。良久,她才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天边有一阵沉闷的雷声滚滚传来,继而又消失在天边的尽头。她抬头仰望着雾雨茫茫的天空,轻轻地骂道:“这场该死的阴雨!”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