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四章 第一次被人称“先生”

丁力Ctrl+D 收藏本站

  深圳确实是遍地是黄金,并且他们刚一到深圳,差点就捡了一大堆黄金。至少他们自己认为差点捡了一大堆黄金。

  他们是买硬座来深圳的。

  火车进站,张劲松把林轩文推醒。

  “到了?!”林轩文一惊。惊醒之后,本能地摸了摸腰。

  “到了。”张劲松说。

  林轩文不好意思地笑笑。

  本来说好的,林轩文睡上半夜,张劲松睡下半夜,但是林轩文上半夜根本睡不着,下半夜却睡过了,害得张劲松一夜没合眼。

  林轩文想说什么,比如想说“谢谢”或“对不起”或“不好意思”什么的,但是,张劲松已经等不及了。张劲松要上厕所。林轩文腰上绑着钱,林轩文睡觉的时候,张劲松不敢把他一个人丢下自己去上厕所,所以他一直忍着,忍到火车进站了,叫醒林轩文,他才可以去方便。

  张劲松一走,林轩文也急了,也想方便,或许,睡了大半夜,确实需要方便了,或许,受张劲松的影响,本来不需要方便的现在也需要方便了。但是,林轩文必须等着,等到张劲松回来后,有人照看行李了,他才能去。

  林轩文在等张劲松。不知道是内急的原因,还是等人本来就显得时间长的原因,给林轩文的感觉是等了很长时间,等到火车都停下了,张劲松还没有回来。最后,当张劲松终于回到座位傍边的时候,满脸通红,一头汗,丝毫没有轻松的样子。

  “怎么了?”林轩文问。

  张劲松抿着嘴,咬着牙,快速地摇摇头,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快下车!厕所门关了,没上成。

  林轩文想笑,可笑不出口。毕竟,张劲松是因为他才憋成这个样子的。

  越是想快越是慢,给张劲松的感觉是出站的人像做遗体告别,行走得特别慢。一打听,才知道是要查边防证,一个一个地验证,当然慢,比向某个大人物的遗体告别还要慢。好不容易到了出口,张劲松以最快的速度放下行李,对林轩文说:“千万别动,我马上就回来。”说完,象救火一样飞奔而去。

  林轩文把几件行李拢到一起,占领一个墙角,像老母鸡护小鸡一样护着它们,同时,手臂时不时地蹭一下自己的腰。目的是感觉一下那里面的钱还在不在。他只能蹭,不能摸,怕摸了之后会引起别人的注意,特别是怕引起小偷的注意。然而,即使这样,他还是引起了别人的注意,并且注意他的人不是一个,而是两个。两个人相互使了一个眼神,迅速散开。

  “先生,您是从湖北来的吗?”

  林轩文长这么大还没有被人称过“先生”,所以不习惯,不相信是喊他的。可是朝左右看看,没有其他人,只有他自己,知道是跟他说话,于是,赶紧摇摇头,表示不是。

  “您看见刚才一个先生在这里等人吗?”

  这下林轩文不知道是该点头还是该摇头了,因为车站出口处人太多,按照林轩文的理解,是男性都能够称得上“先生”,比如他自己,比如张劲松,还有那些匆匆走过的芸芸众生,都是可以被称为“先生”的,对方到底说的是哪一个?

  “麻烦了,”那个人说,“说好了在这里等我的,怎么不在呢?”

  林轩文没有接话,但是已经注意这个说话的人了。说话的人也可以说是“先生”,而且是比较年轻的先生。这个比较年轻的先生穿着比较得体,看就是个蛮有身份的人。这时候,这位先生在林轩文行李傍边蹬下来,蹬在地上清理包。一边清理,一边自言自语地说:“这下麻烦了,我好不容易带过来,难道还要我带回去?”

  “什么东西呀?”林轩文问。是忍不住地问。也像是对人家称呼他“先生”的回报。

  比较年轻的先生站起来,手里拿了一个像工业二极管一样的电子产品,说:“电视接收器,安装在电视机上,不用天线,什么台都能收到,还能收到美国台。”

  此人最后一句话说的比较轻,象是怕旁边的人听见。说着,还特意把自己的嘴巴往林轩文的耳朵旁边凑了凑,仿佛已经把林轩文当成了自己人。

  还有这个东西?林轩文是电工,但也没有听说过这东西。也许吧,林轩文想,现在高科技发展快,冒出一两个新产品也不是没有可能的,再想到在家看电视的时候,经常遭遇雪花点,每次遭遇雪花点,他都要爬上房顶,调整天线的方向,很麻烦的,要是真有这个产品,还确实不错呢。

  “多少钱一个?”林轩文问。

  “多少钱你也买不到呀。”比较年轻的先生说。

  “为什么?”林轩文问。

  年轻先生看看林轩文,仿佛是判断一下是不是值得把秘密告诉他,然后又看看周围,象是不想让其他人分享这个秘密。这样如此这般之后,或者是这样考虑了一下之后,把嘴巴进一步凑近林轩文,非常神秘地说:“怕老百姓看了外国电视之后搞自由化。”

  林轩文信了,彻底信了。那年头,越是神秘的话人们越容易信。

  “那你怎么买到的?”林轩文问。

  年轻人左右看看,学着电影里搞地下工作的人样子,凑到林轩文的耳朵边,压着嗓音说:“从那边带过来的。”

  说完,年轻人还嘟嘟嘴,示意是从罗浮桥那边带过来的。

  “带这么多干什么?”林轩文问。

  年轻人象是非常犹豫,不想告诉林轩文,但是又似乎跟林轩文很有缘分,一见如故,不告诉说不过去,最后,终于下了决心,把天大的秘密告诉林轩文:“走私呢,在香港那边五十块一个,在这边要卖一百多。”

  “能不能卖给我一个?”林轩文问。

  “不行,”年轻人说,“我是给别人带的,一百个,正好一万块钱,整数,给了你一个,怎么交货?”

  林轩文一想,也是。再说,反正自己刚来深圳,还没有用上电视机,不买也罢。

  年轻人走了。好像是到前面找那个等他的“先生”去了。

  年轻人刚走,这边就有一个中年人满头是汗地跑过来,找人,找得很急,但是仍然没有找到,于是,先问了一个刚出来的妇女,妇女自然是把头摇得像拨浪鼓,然后,中年人又过来问林轩文,问他刚才是不是有一个香港人在这里等人。

  林轩文已经想到他问的是刚才那个卖电视接收器的年轻人,但是他没有说。不敢肯定。

  “什么样的男人?”林轩文问。

  “香港人,”中年人说,“穿红T血,提了一个包。”

  林轩文已经肯定他问的就是刚才那个年轻人。

  “你找他干什么?”林轩文问。

  中年人犹豫了一下,仿佛是不能确定是不是要告诉这个跟他并不认识的陌生人。这样犹豫了一下,大约是病急乱投医吧,终于还是说出来了。

  “他给我带来一批货,”中年人说,“就是这个货,这边人等着要呢,我订金都收了人家的,你看急人不急人。”

  中年人说着,还从身上掏出一个样品,林轩文到底是电工,一看,就知道正是刚才那个年轻人给他看的那个东西!

  “是不是电视接收器?”林轩文问。

  “对呀,”中年人说,“你知道?”

  林轩文不想被深圳人看得太没有见识,于是点点头,表示知道。

  “你用过?”中年人问。

  林轩文想了想,说:“没有。但是我朋友用过。”

  “你们那里也能买到?”中年人问。

  林轩文又想了想,想着该不该说谎,或者是想着怎样说谎。

  “也是深圳这边带过去的。”林轩文说。

  “那边买多少钱一个?”中年人问。

  “一百。”林轩文说。因为刚才那个年轻人已经告诉他了,香港那边每个五十,到了这边,每个一百多。

  “不可能的,”中年人说,“我们进货就一百了,一分钱不赚?”

  林轩文想想,也是,刚才那个年轻的先生已经说了,一百个正好一万块,那不就是每个一百快吗?既然批发是一百块一个,那么零售肯定是一百多。不过,话已经说出口了,只好把说谎进行到底。

  “可能是进货渠道不一样吧。”林轩文说。

  “你要是真的能搞到一百块钱一个,”中年人说,“给我,有多少就要多少。”

  林轩文摇摇头,表示他搞不到。确实搞不到,他也不是香港人,上哪里搞?

  “搞不到你说什么?”中年人说。说完,还表现出不高兴的样子,走了。

  张劲松把林轩文留在出口处,自己快速向对面跑。按照张劲松的理解,所有的火车站都应该是一样的,出站就是一个广场,广场的对面就是厕所。张劲松快速穿过广场,却没有找到厕所,找到的只是中巴车,很多很多中巴车。张劲松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的中巴车停在一起,像中巴开会。

  张劲松实在是太急了,但是再急,也不能对着中巴车小便呀。张劲松问中巴车边上的一个人,那个人以为他要坐车,热情地把他往中巴上请。张劲松或许是要坐车,但是不能现在就上车,现在他必须先小便,然后再回到出口处,带着行李和林轩文一起来上车。

  “好好好,”张劲松说,“谢谢,我还有一个朋友,马上我们一起来上你的车。但是,你先告诉我,厕所在哪里。”

  那个人虽然有点不高兴,但还是勉强告诉他,厕所在候车室里面。于是,张劲松又掉过头往回跑。

  中年男人走了不到一分钟,那个自称是香港人的年轻的先生又转回来了。

  林轩文很想告诉他,刚才有一个人找他,想了,但是并没有真告诉他,而是问:“找到没有?”

  “没有啦。”年轻人说。说着,还明显露出非常焦急的样子。

  “那怎么办?”林轩文问。

  “我也不知道怎么办啦。”年轻人说。说的是带有香港口音的普通话,像舌头卷了伸不直一样。这种话林轩文知道,电视上听过。

  “你再带回去吗?”林轩文问。

  “不行啦”年轻人说,“被查出来就惨啦。”

  林轩文想了想,试探着问:“那你打算把它们卖了?”

  “能卖掉当然好啦,”年轻人说,“但是这里我人生地不熟,也不知道卖给谁啦,弄不好碰上你们大陆公安,惨啦。”

  林轩文又想了想,继续试探:“如果现在我找到人来买,你打算多少钱卖?”

  “哎呀,现在我也不想赚钱了,只要保本了,我按原价卖了。”

  林轩文眼珠子转了一转,想着刚才那个中年人说的话,一百块钱一个,给他多少要多少。

  “是不是五十块钱一个?”林轩文问。问的目的是进一步确认。

  “是啦是啦,就算我白跑一趟啦,好过被海关没收啦。”

  林轩文心里一阵激动,早听人说深圳遍地是黄金,果不其然呀!他身上一共一百个,我花五千块钱买来,一转手一万块钱卖给刚才那个中年人,当场不就赚了五千块?

  五千块钱林轩文身上还是有的。而且还不止五千,有一万。他们决定来深圳的时候,两个人把这几年的积蓄凑到一起,凑一万。他自己五千,张劲松五千。本来他们是每个人身上揣五千块的,但是临走之前,张劲松的老婆陈小玫不放心,怕张劲松的脾气不好,路上又打架,万一路上又打架了,身上装着五千块钱弄丢了怎么办?或者没有弄丢,但是因为打架被警察抓去了,一搜身,肯定以为他是偷来的,还不没收?所以,为了防止万一,还是把钱全部放在林轩文身上,准确地说是放在林轩文的腰上,并且陈小玫特意用针线缝死。现在如果拿出来五千块钱做生意,一眨眼就赚五千,不好吗?当然,如果这个香港人身上有两百个这种“电视接收转换器”好了,如果有两百个,一下子就赚一万。一万呀!林轩文想到自己在冶炼厂干几年了,省吃俭用,才存了五千块,难道在深圳一天赚的钱比在老家干几年攒的还多?

  这么想着,林轩文就晕乎了,就感到深圳遍地是黄金了,感到满世界都是钱了。现在他所要做的,就是伸展双臂,把雪花一样的钞票往自己怀里捞就行。

  正在这个时候,张劲松回来了。

  张劲松回来的时候,发现林轩文正准备从腰上面往外掏钱,但是还没有掏出来,因为陈小玫的针线活细,针脚密,缝得很结实,所以,这时候林轩文就是想掏钱做成这笔生意也没那么容易。

  “你干什么?”张劲松问。

  张劲松这样一问,那个年轻的先生就想走,但是林轩文不让他走。

  “别走,”林轩文说,“这是我同学,别怕。”

  年轻的先生冲着张劲松点点头,表示友好,同时,也有点难堪。

  林轩文把情况跟张劲松大致一说,张劲松问那个年轻的先生:“你真的五千块钱卖给我们?”

  年轻的先生听了先是一愣,然后马上眼睛一亮,说:“细啊,细啊,反正我也不敢带过关啦。”

  “如果你卖给你要等的那个人,是不是一万?”张劲松问。

  “细啊,细啊。”年轻的先生说。

  “这样你不是吃亏五千块钱吗?”张劲松继续问。

  “细啊,细啊,没有什么办法的啦,好过被海关没收的啦。”年轻的先生说。

  “好办,”张劲松说,“我们帮你把你要找的那个人找到,找到之后,你就可以按一万块钱卖给他了。”

  年轻的先生不说话,好像没有反应过来。

  “但是,你必须给我们提成,不多,只提成一千块,行不行?”张劲松说。

  张劲松这样一说,年轻的先生更没有反应了,像是突然之间听不懂中国话了。

  年轻的先生虽然反应不过来,林轩文却反应过来了。林轩文想,对呀,我还不知道能不能找到那个中年人,如果找不到,我花五千块钱买这么多东西干什么?疯了?如果能找到,赚一千也好呀,白捡的呀。

  “算啦,算啦,很麻烦的啦。”年轻的先生说。说着,就走了,而且走得很快,一眨眼就消失在茫茫的人海当中。

  “哎,你别走呀,我们帮你找呀,我们能找到呀!保证找到呀!”林轩文喊。

  “别喊了,”张劲松说,“差点上当。”

  林轩文愣了半天,使劲晃了一下头,清醒过来。脸红。后怕半天。不好意思地对张劲松说:幸亏你回来地及时。

  张劲松没有说话,他有一种不祥的预感:这一万块钱早晚要出事。出什么事呢?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