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五章

13格格Ctrl+D 收藏本站

  MIX酒吧的生意出奇地火。就算收门票,也照样每天客满。穿着打扮新潮的男男女女们在暗淡的灯光下喝酒作乐,暧昧的气息在空气中流动。

  我没有通知糖梨儿,而是径直进去找她。一路上,感觉有异性的目光追着我上下扫射。这种目光我很熟悉了。

  凌晨的酒吧像春天的原始森林,一大群发情的公犀牛追着母犀牛跑,而母犀牛们只管卖弄风骚,属于典型的扇风点火那种,等公犀牛被撩拨到欲望缠身时,母犀牛却钻进森林里不再出现。也许有一两只幸运的公犀牛,找到母犀牛后转换场地,去进行目标中的寻欢。当然,大多数公犀牛却只是被无情地调戏了一把。有句话堪称母犀牛的代言:逗你玩!

  糖梨儿和几个男的在靠墙的一处隔断里打闹着。一个年轻的男子正追着咯吱她,她笑翻在松软的沙发上,妩媚指数很高的卷发凌乱地披洒在胸前,低胸内衣下性感而诱人的蓓蕾若隐若现。

  我暗暗为她的装扮喝彩。糖梨儿果然是个尤物,男人见了她少有能把持得住的。而她也把这种优势最大限度地保留着,至今未嫁,从而自由地穿梭在不固定的几名男友之间。若对这几位男友也丧失兴趣之后,糖梨儿就会去酒吧、去健身房、去私人俱乐部寻找她喜欢的艳遇。糖梨儿很清楚在哪些地方会出现猎物。她的狩猎范围均是艳遇度很高的场所。及时行乐就是她生活的宗旨。

  这种寻欢跟一见钟情还不一样,这只是一个艳遇,准确地说,就是一种纯度很高的性关系。

  我信奉"存在即合理",既然糖梨儿喜欢,那就随她了。我很少为此对她进行说教。我们相互在一起厮混,只是为了打发那恼人的时间。

  • 背景:                 
  • 字号:   默认